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历史 → 雄霸三国

雄霸三国

孤君道 著

完本免费

  《雄霸三国》这本孤君道的三国小说,其中主角是作为吕布的小舅子、表弟的魏越,魏越正经历着这些王允与董卓是同谋,吕布在决定嫁女儿前是大汉的忠臣这些事迹,将见证三国是如何于纷乱中诞生的。

  光和六年夏末时节,扬州吴郡吴县城外虎丘剑池。石潭之中清波荡漾,屡屡寒气冲刷着潭边魏越身心,在远处琴声陪伴下他右手持笔蘸着池水在平整岩石上练字,十四岁的他身姿瘦长,挺拔双肩上一副平静、沉稳的面容,不带点滴少年郎该有的轻浮。时有时无的轻微脚步声入耳,特有的清香入鼻,魏越头也不扭,握着笔低头蘸水:“师妹?”他身后六七步,侧身躲在石壁后的蔡琰双手负在背后,一摇一晃不情不愿撇撇嘴走出来,今天......

173.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23

在线阅读

  如果告诉你王允与董卓是同谋,你会信么?如果告诉你董卓火烧雒阳得到朝廷支持,你会相信么?如果告诉你,吕布在决定嫁女儿前是大汉的忠臣,你信还是不信?作为吕布的小舅子、表弟,魏越正经历着这些,将见证三国是如何于纷乱中诞生的。

免费阅读

  就连顾雍的名和字,也是蔡邕赐下的。

  蔡邕字伯喈(音皆),邕字音、意与雍字一样,都是和谐、顺畅的意思;伯喈的喈字意思是指声音(音律)和谐。

  顾雍字元叹,名和字都是蔡邕赐下的,元叹的意思更简单,即赞叹的意思。尤其是名雍,与蔡邕自己的名邕是通假字,这是蔡邕对顾雍这个学生的全面认可。

  而魏越字扬祖,字是蔡邕早早赐下的,古越地就是当今的扬州;越与扬都有超脱之意,兼之蔡邕明白魏越求学的用心,这才起了这么一个字。

  魏越突然得知一时也想不到根由,对着走近的顾雍抱拳行礼:“元叹师兄,这是何故?”

  顾雍笑而不语,蔡琰又催问一遍,顾雍才开口:“具体原因事关‘古今经文’,这回雒阳之行无外乎誊抄、校对。”

  古经派和今经派是如今学术方面最大的派系斗争,简单来说今经派的教材是以汉隶写成的经书为主,古经派是秦篆、蝌蚪文写成的经书为主。表面上今文派提倡实用,古文派是原教主义者。

  实际上争夺的是对经书的解释权,古经派获胜意味着古经派是正统,官吏的选拔、考核就应该以古经派学说为纲要;反之亦然。古今之争,自汉朝建立以来就是最大的纷争源头,哪怕如今士人不断被打压,这种内部争斗从未有停止的趋势,反倒越演越烈。

  顾雍见魏越、蔡琰俱是皱眉沉思,也就不再隐瞒什么:“熹平四年,时任议郎的蔡师会同五官中郎将堂溪典、光禄大夫杨赐、谏议大夫马日磾、议郎张训、韩说、太史令单飏上疏奏请正定五经文字,并刊石刻立于洛阳南郊太学门外。获准后蔡师与诸大儒随即开始对今文所传《诗》、《书》、《易》、《春秋》、《公羊传》、《仪礼》、《论语》七部经书进行书校订,每经并附校记。”

  “其中,石碑所刻文字以蔡师原稿为准。”顾雍说着沉默片刻,后面的事情就没必要说了,完全是蔡氏一族的受难记。

  因蔡邕给皇帝的密奏泄露,导致蔡邕叔父卫尉蔡质被司隶校尉阳球冤杀;因皇帝有意赦免,蔡邕一家改死刑为流放五原郡。流放的路上阳球派出刺客再三追杀,这才给了从五原郡内迁太原阳曲的魏氏机会。

  后来蔡邕得罪五原太守王智,王智是中常侍王甫之弟,为避免遇害,在羊家的帮助下蔡邕一家转移到吴地避难。

  蔡琰垂头,两条浓黑的柳叶眉微皱,因为欠下了羊家天大的人情,她姐姐蔡琬嫁给了丧偶的羊衜。羊衜原配是孔融之女,其父羊续是因党锢之祸而下野的名士。

  魏越眉宇之间郁气积聚,他与更为知性、温柔的蔡琬感情更好如同姐弟一般,蔡琬的命运非他所能改变,如今想起来就如断指一样痛彻心扉。

  他的阴郁情绪也感染了顾雍,蔡琬的命运只是让魏越愤恨力量微薄,那么让顾雍看来有的只是深深的遗憾。若他早一点动手,在羊衜丧妻之前请自己长辈向蔡邕下聘,那这件事情一定能成功。

  可惜,两年前的顾雍脸皮薄了一些。同样陷入回忆的顾雍,却没发现魏越神情阴郁的不正常。

  重明里(村),蔡家后院正房,前厅。

  蔡邕盘坐在主位背后是木板屏风和竹帘,左首顾雍跪坐,右首魏越跪坐;后堂里蔡琰调试琴弦,琴声断断续续。

  前厅之中还有一名小童烹茶,小童捣碎茶饼,焙烧到散发茶香时再以沸水冲泡,期间前厅三人都是闭目不语,在寂静中撇去一身浮躁之气,升华自己的思绪。

  琴声之中,蔡邕小饮一口放下茶碗,头扎赤帻的他宽衣肥袖,一脸威严胡须问:“元叹,扬祖,可知为何为师匆匆之间要差你二人去雒阳?”

  顾雍放下茶碗,微微侧身拱手:“蔡师的用意,元叹以为是检校石刻,不使一字错漏。”

  魏越头半垂着,目光落在木几上的茶碗里,在蔡邕注视下不发一言,神态不似顾雍那么恭敬。

  蔡邕见此轻敲茶几,烹茶小童望过来时蔡邕微微侧头,这小童起身告退。

  顾雍摸摸鼻子,他世家大族出身,最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开口劝道:“扬祖,蔡师有问。”

  魏越扭头眼皮上翻看向顾雍,眉头微皱:“元叹师兄,我只是缅怀师姐烹煮的茶汤而已。”

  蔡邕脸色渐渐冷肃,又饮一口茶汤道:“那扬祖可知为师用意?”

  “蔡师,我在五原郡时听匈奴长者讲过一个故事。”

下一页

查看全文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