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军事 → 抗战飞虎营

抗战飞虎营

千重草 著

完本免费

《抗战飞虎营》是网络作家“千重草”所作的一部历史军事小说,射击教练穿越到抗战年代,加入了韩复渠的军队,奉命组建飞虎营,游击战、偷袭战,有大兵团作战、也有小部队的奇袭。

215.5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09

在线阅读

   射击教练穿越到抗战年代,加入了韩复渠的军队。首战德州、再战济南,一路血与火的激战。点子多、胆子大,主角奉命组建飞虎营。游击战、偷袭战,有大兵团作战、也有小部队的奇袭。战日寇、除汉奸,民族危亡之际,不顾荣辱不惧生死与敌连番血战。纵使身负重伤、纵使战至一人也决不放弃一个战士的本色。 漂亮女军医、江湖女豪杰,战斗间隙,主角身边倒也不乏红颜相伴。有刻骨铭心的爱情,没有虐心虐肺的情感纠葛,顶天立地的抗战英雄,他的舞台本就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战倭寇、护黎民,尽显男儿壮志豪情。

免费阅读

  民国二十六年,也就是公元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深夜。日本华北驻屯军第一联队第三大队借口一名士兵走失要求进入宛平城搜查,被我守军拒绝。七月八日凌晨五点,日寇炮轰宛平城,拉开了我国长达八年的抗日战争帷幕。史称“七七事变”又称“卢沟桥事变”。

  “七七事变”之后,日寇大举进攻北平。二十九军奋勇抵抗,副军长佟麟阁、师长赵登禹均在战斗中壮烈牺牲。二十九军遭受重创,被迫后撤。日寇随即侵占京津。南口一场恶战,日寇又占领了张家口。

  九月,从天津塘沽登陆的矶谷廉介第十师团沿津浦线开进,二十四日侵占沧县。日寇沿铁路线一路南侵,沿途烧杀抢掠。

  沧州向南一百多公里外的山东德州梅家口。村后有条河,一群孩子正在河边嬉水。不远处在田野中劳作的村民偶尔会直起身子朝河边看几眼,脸上俱是挂着笑,显然那些嬉水的孩子当中有他们家的。

  “有人落水了!有人落水了!快救人呀!”河边突然传来阵阵呼救声。

  听到声音的村民扔下手里的农具撒腿就跑,到了河边衣服也顾不得脱,蹬掉鞋子“噗通!”一声跃入水中。在河边玩耍孩子的都是村里的子弟,闻声赶来的村民哪个不着急?头一个穿着衣服就跳水了,后面来的三两下扯下褂子也跟着跳进了河水中。

  由于这条河紧挨着村子,梅家口村的男男女女大人小孩基本上都会水。妇女们当众下河不便,就在岸上大声地给指点方向,同时帮忙把救到岸边的孩子拽上来。

  一个、两个、三个,落水的三个孩子很快就被救上了岸,经验丰富的村民立即组织抢救。控水、掐人中、捶打前胸后背,两个孩子醒了。第三个虽然也控了水,却始终不见睁眼,参加抢救的村民全都慌了神。很快,这个叫做任来风的十六岁男孩就被抬回了家。

  任来风的爹娘见此情景大惊失色,再听跟来的村民一介绍,做母亲的当场哭坐于地。当爹的也没经历过这种事情,抱着儿子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还是任来风的爷爷见多识广应变能力比较强,喝令众人让开,亲自上前给亲孙子把脉、翻眼皮、听呼吸。

  “还好还好,小风还有心跳也有出气,这条小命总算还在。”眼睛扫过众人,看了看用期盼目光盯着他的儿子儿媳,老人语气郑重的说出了他的决定,“小风不能动,必须赶紧去城里请郎中。”

  “我去!”都是同一个村的,总是有热心肠,有经常进城的村民接过任务,飞奔进城请郎中去了。

  德州城里的郎中自然手段高明,这种溺水闭气的小毛病在人家名医手里几乎是手到病除。一副汤药外加银针刺穴,从郎中进门到病人睁开眼总共连俩小时都不到。

  老任家全家千恩万谢,任来风的娘则坐在床边满眼泪花的和亲儿子说话:“小风,你可算醒了!你这一人事不省可要了娘的命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娘我也不活了。”

  “你是谁呀?喂,这位大姐,你别离我这么近,你到底是谁呀?”床上的任来风突然挣脱母亲的手,使劲儿的往后挣,同时用陌生的目光打量着惊呆的母亲和周围的人,好想他根本就不认识这些人。

  “小风,你,你不认识我了?我是你娘呀!”娘对儿子的挂念迅速战胜了心头的强烈不安,虽然伸出的手没敢继续往前摸,却把身子朝儿子跟前凑近了一点儿。

  “大姐,我真没见过你,你肯定认错人了。我不叫小风,我叫王晓宇,我是省体工大队的射击教练员。不信,你们到体工队一问就知道了。”床上的任来风,或者是王晓宇耐心的劝说着这位认错人的大姐。

  “大夫,你看小风这是?”房间里年纪最大的老人先从极度惊愕中回过了神,旁边就有个城里来的名医,这事儿不问他问谁?

  “呃,这个,啧啧。”名医啧啧牙花,有点为难。虽然这人现在的状态比较可疑,但人家本来就是他的病人,现在诊金还没拿到手,他怎么可能放下不管?说不得斟酌一下说出了医生的诊断:“小风没事。就是闭气时间有点长,脑子受了损伤。来,我再给开一副安神补脑的汤药,慢慢将养。少则三五日,多则三两月必定会痊愈的。”

  “喂,我脑子没受伤,你们认错人了!”

  “小风,可怜的孩子,我是爷爷,你不认识我了?昨天我还给你捉了一只乖子,你看它叫的多欢喜?”小小竹笼内一只草绿色蝈蝈叫的正欢。

  “是呀,小风,你身上这件小褂还是娘上个月亲手给你缝的呢。你还说这颗纽襻有点歪,娘过会儿就给你改过来。”

  看看门框里挂的蝈蝈,再看看身上的无袖粗布小褂床上这位顿时傻了眼。随着爷爷和娘的话,房间里的人一个挨着一个的用事实证明床上躺的就是任来风,而绝不是什么射击队教练王晓宇。

  郎中的话把他心里最后一点侥幸给撕了个粉碎,“我敢打包票,咱德州城包括济南府都绝对没有那个什么体工大队!”

  “我的乖儿,你快醒醒吧,我是你亲妈呀!”

  望着中年妇女脸上的泪,再看看周围人热切的目光,床上的倒霉孩子是欲哭无泪。铁的事实摆在眼前,再要强行辩解的话,那他真就成了脑子受伤的白痴了。狠了狠心,他终于满腹委屈的向命运低头了,“娘,爹,爷爷。”

  “哎,我的亲儿!”当娘的一把搂住,眼泪流了儿子一脖子。

  “这就好,这就好!小风能明白过来就好!”爷爷满脸笑容,眼里也有泪花在闪烁。

  看着满屋人欣慰的笑容,任来风忽然想到了我自横刀向天笑的谭嗣同,想到了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文天祥,想到了……,他想到了很多。一个个光辉灿烂的名字从脑海里闪过,任来风从娘手里接过一碗糖水荷包蛋,心里难过,嘴里却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军事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