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深宫策·青栀传

深宫策·青栀传

青栀未白 著

完本免费

  深宫策·青栀传作者是青栀未白,主角是傅青栀和卫景昭,是一本很好看的古言小说,傅青栀的眼看穿诡术阴谋,却不能彻底看清人心的变化; 卫景昭的手掌握天下苍生,却只想可以握住寥寥的真心。
  皇城巍峨,伫立在整个京城的中心,沉默而威严地安定着天下的民心。大顺朝自太宗起,已传了一百三十余年,到如今的平嘉帝,南蛮上供,北胡休战,又风调雨顺了好些年,正是国泰民安,盛世安稳的时候。如今秋高气爽的时节,一顶四人抬的软轿,上面篆书着一个小小的“傅”字,默不作声地行过隐约有昆曲传出来的戏园子、人群熙攘叫卖声声的集市,穿过一条长长的甬道,来到了城北将军府的侧门。早有几个婆子丫鬟在门前等着,见到轿子到了......

93.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20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深宫策·青栀传作者是青栀未白,主角是傅青栀和卫景昭,是一本很好看的古言小说,傅青栀的眼看穿诡术阴谋,却不能彻底看清人心的变化; 卫景昭的手掌握天下苍生,却只想可以握住寥寥的真心。从一个为帝王所防备的权臣之女,到名留青史的一代贤后,究竟有多远的距离? 一入深宫前缘尽,半世浮沉掩栀青。 梧桐摇叶金凤翥,史册煌煌载容音。

免费阅读

皇城巍峨,伫立在整个京城的中心,沉默而威严地安定着天下的民心。大顺朝自太宗起,已传了一百三十余年,到如今的平嘉帝,南蛮上供,北胡休战,又风调雨顺了好些年,正是国泰民安,盛世安稳的时候。

如今秋高气爽的时节,一顶四人抬的软轿,上面篆书着一个小小的“傅”字,默不作声地行过隐约有昆曲传出来的戏园子、人群熙攘叫卖声声的集市,穿过一条长长的甬道,来到了城北将军府的侧门。早有几个婆子丫鬟在门前等着,见到轿子到了,俱都眉开眼笑地迎上来,标标准准的半蹲福礼,为首的一个便道:“老爷夫人知道傅小姐要来探望大少奶奶,特令奴婢们在这里候着。”

说话间,软轿里的人已从轿中出来。只见那女子亭亭玉立地站在原地,身上着一件天青色如意云纹襦裙,梳着简单的双平髻,上面只缀了些金花穿珠点翠,举手投足间却无端生出一种仪态万方的气度。而她容貌生的极美,肤如凝脂,螓首蛾眉,一双眼似明珠流转皎洁,顾盼间宛如霞映澄塘、月射寒江,真真是冠绝群芳之姿。

丫头婆子们把头更深地低下去,表明将军府对她的尊重。

这女子正是当朝权臣傅崇年的二女傅青栀。傅崇年历经两朝,从当年的太子少师一路走来,到平嘉年间,已是吏部尚书,授从一品少师衔,在如今算是独一份的臣子,便是当今圣上亦要对他有几分尊重。

他位极人臣,一路走得顺,儿女也都争气,长女傅青杳嫁给了镇国大将军慕敛的长子慕怀清,二子傅青栩也考了功名,凭自己的能力在翰林院做官,而余下的这个女儿,因是最小的,打出生起就掌中明珠似的养大,正是傅青栀。

傅家同慕家一向交好,又结了儿女亲家,在朝中守望相助,因此将军府的下人,也把傅家的子女当做小主子看待。

傅青栀微微一笑,让她们免礼,一面往将军府内走,一面与打头的那婆子叙话:“刘妈,伯母今日忙么?”

刘妈是将军府的老人儿了,知道傅青栀口中的“伯母”指的便是慕敛将军的妻子孟氏,便笑着答道:“今日是将军府里清账的日子,确是有些忙,不然一定会来看看二小姐,二小姐许久不来,夫人想念得很。”

孟氏把傅家的几个孩子当亲生的疼爱,傅青杳又嫁给了自己的长子,自然更加喜欢,只是前些时候天气阴晴不定,傅青杳随着慕怀清外出游玩,吹了些风,便着了凉,初初不大看重,后来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算来缠绵病榻半月有余了。

傅青栀此番来将军府,也是为着家中母亲身体不自在,不能来亲来探视闺女,就由她这个小女儿代劳。走过十来株青松和奇巧的假山,绕过曲折的回廊,过了月亮门,刘妈亲自上前为青栀推开房门。

傅青杳的房间清净明亮,有幽香弥漫,她见到妹妹来了,就要下床来迎,青栀连忙快步走过去拦住她,先细细地看了看长姐,才放心笑道:“气色看起来并不差,回去我一定和阿娘说,要她放心。”说着便唤了贴身丫头梳月过来,把家里让带的东西一样样给长姐过目。

傅青杳看着自己的妹妹气度越发卓然,方才那一下虽是疾步走来,却从容不迫,衣襟的下摆一动不动,想起自己夫君告诉她朝廷里的一些事,心下的担忧愈来愈沉重。

然而她很有分寸,先让丫鬟婆子把妹妹最爱的点心与茶奉上来,又屏退了众人,才拉着她的手说:“青栀,我从你姐夫那里听到些风声,说朝廷要选秀了,原本是三年一次的选秀,你十四岁那年恰巧染了风寒,避开了,但是这一次,”傅青杳压低了声音,“皇帝有意从官宦人家里挑人,而不是大选,阿爹位高权重,不晓得还能不能避开。”

傅青栀怔了一怔,姐夫慕怀清虽然是将门之后,身体却不大好,不曾入朝为官,但他的身份摆在那,又着意经营,在京城里便有许多王孙贵族身份的好友,慕怀清知晓这件事并不奇怪,且很有可能会是真的。

傅青栀想起连日来阿爹见到她都有些欲言又止,心里愈发笃信这事大约避不过。

“长姐的意思是?”

“别人不知道,我很明白,你心里一直有个人,为着宫里太后说喜欢你,要亲自给你指婚事,你不敢与阿爹阿娘说,是不是?”

傅青栀的心渐渐沉下去,两年前她奉旨随母亲参加宫宴,本来远远地坐在末座,连太后皇帝长什么样都看不清,却不想宫宴结束后,内宫传来皇太后的赏赐,和一句玩笑般的话:“傅尚书的女儿当真是娴静有礼,哀家看着就喜欢,倒想为这闺女说说媒。”

太后随口的一句话,做臣子的便得当做上谕,傅崇年不敢冒然为小女儿结亲家,其他的达官贵人也有几分望而却步的意思。

可傅青栀心里明白,正如长姐所说,她心里,当真已经有了爱慕的男子。

傅青杳见她默然不说话,叹一口气,拍了拍她的手,郑重道:“长姐也巴望你可以嫁得好,也仿佛知道你心里那个人是谁,这是亲上加亲的好事,我们姐妹以后也能在一处,这会儿不是害羞的时候,给长姐一个准话,你心里那个人,究竟是不是怀风?”

外人看来,这该是天作的姻缘,慕家有两个儿子,而傅家则是两个女儿,长子长女已成婚,如今鹣鲽情深,次子次女,慕怀风与傅青栀,又是青梅竹马一齐长大,再没有比这更巧更完美的事了,一双姐妹花嫁与一双兄弟。傅青杳没猜错,妹妹心悦的那个人,确实是慕怀风。

青栀轻轻点了点头。

傅青杳舒了口气,脸上总算有了浅浅笑意:“是就好,昨日我也问了怀风,他言说此生也愿非你不娶,不多时公公婆婆便会找媒人去提亲,青栀,听姐姐一句话,着紧把三媒六聘过了,即便太急促,没法风风光光嫁进来,也好过进宫。”


下一页

查看全文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