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军事 → 回到唐朝当皇帝

回到唐朝当皇帝

七月初三 著

完本免费

《回到唐朝当皇帝》是网络作家“七月初三”所作的一部历史军事小说,现代人刘衡穿越附身太宗三子汉王李恪,上有天可汗唐太宗李世民,前有权臣长孙无忌,后有孝子晋王李治,且看刘衡如何回唐改命,神断天下,兵锋所指,扬我国威。

206.4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2/28

在线阅读

   大唐贞观年,现代人刘衡穿越附身太宗三子汉王李恪。当时,上有天可汗唐太宗李世民,前有权臣长孙无忌,后有孝子晋王李治。且看刘衡如何回唐改命,神断天下,兵锋所指,扬我国威。

免费阅读

  暮云,低垂。

  刘衡站在阳台的窗前,有风吹进来,风很大,且带着冷意,吹在刘衡脸上,令他忍不住闭了下眼。

  似乎要下雨了。刘衡想,视线伸展到窗外的甬路上,正是下班时间,甬路上走着一些匆匆回家的身影。

  就在几分钟前,刘衡和女友以诺吵了一架,吵到激烈时,以诺狠狠甩了刘衡一巴掌,头也没回的冲下楼去。

  同样生气的刘衡没有追她,但他又有些不忍,便来到阳台朝楼外观察,他知道以诺只是一时气他,并不想真走,每次吵架她跑出楼门后,都会在楼下徘徊,直到他下去哄她回家。

  刘衡和以诺是大学里认识的,像很多校园浪漫的爱情故事一样,他和她的爱情也充满了浪漫的桥段。

  那时,天空是那么明净,日子是那么随意,融融的春天里,他和她相遇了,她不是很美,但自有一份蕙质兰心,犹如水一样的悠悠清纯和云一般的淡淡清逸,仿佛陌上的一株鸢尾,心里有美有香亦有种种动人的闲静。

  看到以诺的第一眼,刘衡就感觉像一脚踩进了流沙,他的心在那刻不能自拔的陷了下去。只是当时追以诺的男生不少,为了打动以诺的芳心,他给她写了很多情诗,每一首,都载着他火热的深情,通过手机发给她。

  他写:你的眼眸像春风里的柳,让我心旷神怡;你的笑容像午夜里的酒,我情愿沉醉不醒。

  他写:每一刻的相思印在心中,只为宿命里的那份缘,有你的一天,就是我的一生。

  他写:不会因为你是否在意,也不会因为你超然的神情,我就因此放弃,你的倩影,永远走不出我的眼睛。

  读着这些以情诗形式发来的短信,以诺的心再也无法保持平静,不知不觉中,刘衡已经占据了她的心。于是,爱的种子开始发芽,生长,细雨迷蒙中,他们漫步街头,共撑一把纸伞,相依相偎;夜色朦胧里,他们找家小店,同吃一碗拉面,相亲相爱。

  毕业后,以诺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跟着刘衡来到了南方的一座城市,起初,他们过的很苦,不停的奔波,不停的面试,那段日子,爱情成了两人间重要的依托,支撑着他们走过艰辛,走过人生的苦闷。

  后来,他们被同一所公司录用,薪水虽然不高,但以诺做的风生水起,她想通过自己和刘衡辛勤的工作,攒下买房的首付,大学四年的恋爱,使她对刘衡的爱越来越深,她希望早一天成为他的新娘。

  然而,对这种朝九晚五的生活,刘衡很快就感到了厌倦,他自幼爱好文学,总希望有一天能成为一名作家,甚至想过自己要成为中国第一个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可每天繁忙的工作,搞的他几乎没有时间写作,于是隔三差五的,他就会跳下槽,只是在哪家公司他都做不了多久,不是嫌工资低,就是觉得工作太枯燥。

  最后,他终于下定决心,做个自由撰稿人,实现自己当作家的梦想。况且随着网络的普及,文学网站如雨后春笋,只要写出文章,就不愁找不到网站签约,一旦签约,每月就有了固定收入,岂不比打工要自在许多。

  以诺开始是不怎么同意刘衡这么做的,倒不是因为她要担负两人的开销而感到辛苦,主要是她很爱刘衡,越是爱,就越担心他移情别恋,如果他整天泡在网上,势必经常遇到各种女孩。

  一想到这些,以诺心里就不舒服,但她实在太爱刘衡了,看刘衡态度坚决,就不再反对。

  真正开始码字之后,刘衡才发现事情并非他想象的那么简单,虽然文学网站挺多,但写小说的人更多,竞争的激烈程度一点也不比求职轻松。刘衡写了半年多,码出的小说也发到了几个网站,却只有一部签了约。

  这令刘衡苦恼不已,而且,渐渐地,他还感觉以诺正变得有些不可理喻,常常在他思绪如飞的敲击键盘时,她的电话就会不期而至,追问他在家里做什么,将他的思绪生生打断,他自然忍不住生气,语气便带了不耐烦,她竟因此怀疑他心里有了别的女人。有时,他在QQ上和一些女性网友聊下天,她也要不依不饶的闹个不停。

  刘衡被她烦的不行,他就纳闷了,原来那么清纯温柔的以诺,怎么忽然像换了个人?本来他因为自己的作品卖点惨淡已经够发愁的了,她不仅不知体贴,反倒因为一些不值得的小事和他吵。

  今天,以诺下班到家后,发现他和一个女网友正在聊天,非要看聊天内容,这个女网友也在网站上码着文章,文笔不错,他和她经常对彼此的作品探讨交流,时间一长,他感觉得出,女网友对他极有好感,他对她也有些欣赏,于是,两人说着说着,不免开了几句暧昧的玩笑。

  以诺看到后,顿时变了脸色,生气的看着他质问道:“我就知道你又有别的女人了!我在外面辛苦工作,你却在家里和别的女人谈情说爱。”

  刘衡心里已经后悔和女网友说那些暧昧的话了,但以诺这么一说,在刘衡听来,觉得很不入耳,就辩解道:“我们那只是开玩笑的,其实算不得什么。”

  “谁信?”以诺道,声音高了起来,“你说你写文,却和别的女人说这么多不要脸的话。”

  刘衡听到“不要脸”三个字,一下子被激怒了,他和女网友什么都没做,怎么就不要脸了,一时所有的郁闷一起涌上他的心头,令得刘衡那一刻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脸色铁青,面容狰狞,冲着以诺咆哮如雷。

  以诺惊呆了,下一刻,眼睛顺着清丽的小脸喷涌而出,突然扑上前来,狠狠甩了刘衡一个耳光,然后跌跌撞撞的一把抓了桌上的手机夺门而出。

  果不其然,走出楼门的以诺,正如刘衡所料,很快停下了脚步,在他窗下的甬路边站住了。刘衡甚至看到她往上看了一眼,然而,刘衡决定晾一晾她,让她在下面多等会再去哄她,谁让她今天胆肥到了居然敢甩他耳光?

  刘衡等了几分钟,发现外面暗了下来,风吹的越发紧了,以诺穿的是件短袖衫,一定有些冷,她双手抱肩,刘衡看着她单薄的身影,蓦地起了一丝心疼,想要下去哄她上来,她忽然将手机放在耳边,刘衡以为她准是熬不住了,在给他打电话,赶紧到卧室取了手机,手机却久久没响。而以诺却正对着手机说着什么。

  刘衡不禁奇怪,不给他打她在和谁通话呢?没过一会,这个疑问就有了答案,十几分钟后,一辆宝马出现在了刘衡的视线里,车子一直开到以诺身边,停下,车门打开,走下一个和刘衡年龄差不多的男人,为以诺打开副驾的门,以诺临上车前,又朝刘衡的窗口望了下,车子带着以诺开走了。

  这下刘衡有些慌了,那个男人和以诺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她只一个电话,他就这么快赶来了呢?

  刘衡待不住了,在手机上找到以诺的号码拨了过去,可是立即被对方摁断了,刘衡不灰心,再拨,却再被恩断,刘衡于是发了一条信息:“以诺,你去哪了?回来吧,是我错了。”

  这次,以诺给他回了信息,刘衡迫不及待的打开,竟是以诺决绝的话语:“别找我了,去找你那个女网友吧,你们不是很谈得来吗?”

  刘衡知道以诺还在生他的气,就又发了一条信息解释,然而,等了半天,不见回音,刘衡把电话打过去,听到的却是一句:“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窗外,不知何时,雨已经落湿了地面,而刘衡心里,也感觉仿佛在下雨,湿淋淋的不是滋味。

  夜深,雨停时,刘衡仍无睡意,记忆像牵扯不清的雨丝,和以诺的点点滴滴,在他眼前一直挥之不去。房间内没有了以诺,许多她的好却不请自来涌上他的心头。以诺除了醋意大些,对他真的很好,每天她都是为他做好早饭才去上班,下班后又忙着准备晚餐。为了攒下些钱,她已经很少买衣服和化妆品了。刘衡想到这些,忽然觉得自己未免自私,他记得,还在大学时,他就曾许诺给她买只钻戒,然后向她求婚,可是毕业已经一年多了,他竟一直没能兑现这一诺言。

  刘衡不禁眼睛湿润,后悔不该打以诺,不知此刻她被那个男人带到了哪里,他不愿往下再想。拿起手机犹豫了下,还是不由自主的拨了以诺的号,竟然通了,以诺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你还打电话做什么?怎么不陪你那位女网友啊?”

  刘衡不及理会,着急的问:“那个开车接你的男人是谁?你现在是不是和他在一起?”

  以诺生气道:“我不像你那么无聊,动不动心里就装个别的女孩。”

  “那你在哪里?”刘衡追问。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以诺揶揄道。

  刘衡赶紧低声道歉:“以诺,别生气了,快回来吧。我不能没有你。”

  那边以诺顿了下,刘衡等了十几秒,她幽怨的声音才传来过来:“衡,你知道吗?没理由的,我就是觉得你最好,所以爱你爱的心无旁骛,自从你在网上码字后,我的心是多么的煎熬,网上那么多女孩,个个美丽有才,我好怕你被她们抢去啊。”

  以诺哽塞住了,刘衡心里一酸,以诺接着道:“今天我在楼下等了半天,你竟然没来追我,可见你已经不爱我了。”

  “不是的,以诺,我依旧爱你。”刘衡急忙表白道。

  “但我过怕了这种担惊受累的日子了。”以诺道,刘衡听到她叹了口气,又继续道:“开车接我来的男人是我们公司老板的儿子,我知道他很喜欢我,只因我心里全是你,就一直回避着他,可你今天竟为了你的女网友打我,那一刻,我感到天塌地陷般的无助,正好他打来电话,他见我没地方去,便送我来他表姐家暂住一晚。”

  “哦,那我明天去接你。”刘衡纠结的心放松下来,殷勤道。

  “不必了。”以诺语气冷了起来,“我想尝试着去爱他。”

  “看你敢!”刘衡吓唬道,却发现她已经关了机。刘衡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出了一夜的神。

  路灯亮起,笼罩着整个城市棋盘般的经纬巷陌。在一家饭店门口,以诺如约而至,刘衡迎向前道:“以诺,我们先吃饭,然后我有一个惊喜给你。”

  以诺站定没动,问:“有什么话就在这说吧。”刘衡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她道:“这是我最重要的一件作品,我想送给你。”

  以诺把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只钻戒,她眼睛亮了一下,疑惑的问:“你哪来的钱?”

  “我把笔记本卖了。”刘衡看着她,深情的道:“我决定了,明天去找工作,挣钱娶你,让你过上幸福的生活。”

  以诺听着,早已泪流满面,但一想到昨天刘衡吼她的那句狠话,她又硬起心肠,“对不起,我现在还不想接受。”说完,把盒子还给刘衡,毅然转身朝马路对面而去,刘衡抽身去追,一面喊道:“以诺,你原谅我——”

  忽然,一阵穿透力极强的轰鸣声响起,一瞬间就到了刘衡和以诺身边,将他的声音掩盖了下去,与此同时,两道雪亮的光芒把他笼罩在了里面,那是一辆载重车前灯发出的光芒,“车祸!”刘衡反应过来,伸手用力推了以诺一把,把以诺推出了光芒的包围,自己却被剧烈的撞了一下,接着身体像只鸟儿般飞了起来。和他一起飞起来的,还有他拿着的钻戒,以及衣袋里的手机,亮闪闪的划过两道弧线。

  “衡——”刘衡落地前,听到以诺在喊他,只是他意识已经开始模糊,很快,他感到身体拍在了坚硬的水泥路面上,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而另一只躯体随着一声“衡”,摔在不远处的柏油马路上,整个身体已经被撞的面目全非。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军事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