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乡村小术士

乡村小术士

还我 著

连载中免费

  乡村小术士全文讲的是山野色道士,误入乡野女儿国!从此打破清规戒律,酒肉穿肠过,美女枕边卧!在流水滴滴芳草萋萋的栖鸟地,秦风化身专吃嫩草的牛,在小山村中建起一个大大的后宫,尽情收罗清纯小护士、美艳俏老师、绝代小寡妇、祸水小嫩模……
  深夜,广边自治区永秀县的大山里,清水村的老支书背着个昏迷不醒女娃,冒着雨沿着山路走向村子后面的小道观,山路难行,住在老支书隔壁的刘大婶拿着手电帮他照着路。两人来到道观门前,老支书赵良才大声喊道:“清风,清风,开门救人啊!小疯子,他吗的再不出来救命,刘大婶家的小雨点就没命了!”道观的山门吱呀一下开了,一个身上穿着道袍,扎着一个小小道髻的青年走了出来,他一眼看见伏在老支书背上的女孩,吃惊的说:......

10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0/12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乡村小术士全文讲的是山野色道士,误入乡野女儿国!从此打破清规戒律,酒肉穿肠过,美女枕边卧!在流水滴滴芳草萋萋的栖鸟地,秦风化身专吃嫩草的牛,在小山村中建起一个大大的后宫,尽情收罗清纯小护士、美艳俏老师、绝代小寡妇、祸水小嫩模……

免费阅读

  深夜,广边自治区永秀县的大山里,清水村的老支书背着个昏迷不醒女娃,冒着雨沿着山路走向村子后面的小道观,山路难行,住在老支书隔壁的刘大婶拿着手电帮他照着路。两人来到道观门前,老支书赵良才大声喊道:“清风,清风,开门救人啊!小疯子,他吗的再不出来救命,刘大婶家的小雨点就没命了!”

  道观的山门吱呀一下开了,一个身上穿着道袍,扎着一个小小道髻的青年走了出来,他一眼看见伏在老支书背上的女孩,吃惊的说:“小雨点这是怎么了?我记得傍晚时候她还好好的,这半夜三更的是得了急病吗?”

  小道士话还未说完,跟在老支书背后的刘雪燕大哭着扑上来扯着秦风的胳膊不放,小道士清风认的她是村里汉子们都惦记的刘大婶。

  刘大婶脸色惶急的大哭道:“晚上我和媒婆在商量小雨点的婚事,没想到这娃儿躲在后面偷听,不知怎么就背过气去了,我们掐人中都没弄醒,以前小雨点可从没这样过啊,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鬼迷了心窍,你赶紧给她治治吧。小道长,只要你能让小雨点治好,你要什么我们都答应你。”

  没来及理会哭喊不已的刘大婶,老支书把背上的女孩放下来,递到清风怀里:“清风,谢家这女娃可是这十年来村里学习最好的,你可一定要治好她。”

  面对忽然入怀的温香软玉,清风实在有些措手不及。自从一年半以前定虚师父仙逝后,清风一个人在道观里负责给十里八乡的村民诊病。这个叫凉山乡的地方山清水秀,山里人身子骨结实,来看病的都是老人小孩居多,清风还是第一次单独面对同龄的病患。

  小雨点大名叫谢雨欣,曾经是清风幼年的玩伴,村子里年龄接近的孩子其实不多,秦风十岁的时候,比自己小三岁的女孩就经常跟在自己后面玩儿。

  只是这些年姑娘大了,清风忙着治病救人,小雨点忙着读书考试,交往渐渐的没有小时候那么多。尤其是小雨点长大了上了高中以后,每个星期有五天在县城的第一中学忙着学习了,清风和她见面就更少了。

  不过虽然是在山里,清风还是一直听说女孩学习非常好,目前是永秀一中的尖子生,再过些日子就要高考了。不过刘大婶家比较困难,估计女孩要是考上名牌大学,入学的费用够她们家犯愁一阵子了。

  说实话,清风可是相当喜欢这个青梅竹马的小妹妹,许多个无聊的夜里,清风还躺在床上幻想着她的笑脸久久不能入眠呢。

  脑海中的幻想是一回事,真正软软而带着幽香的身体进入怀中,清风的脸不禁涨得通红:“呃,这个,支书大伯,这男女授受不亲的,何况我还是个出家人……这个实在是,唉,有点不方便呐。”

  “有什么不方便的?”老支书大大咧咧的一挥手,“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在讲这些老封建的东西。嘿嘿,再说你小子又不是什么好东西。我记得小雨点十一岁那年,你小子跟定虚老道傍晚来我家喝酒,你小子趴在墙上偷看隔壁的小雨点洗澡,可把老子给笑死了。”

  假装正经的清风立马破功,低着头几乎不敢面对刘雪燕的眼神。他低头看着深度昏迷的小雨点,怀里的小雨点体重很轻,被雨水淋湿的身体冷冰冰的非常吓人。女孩的脸色苍白如纸,呼吸也比较微弱,原本嫣红的嘴唇此刻泛着苍白的颜色,看起来格外的楚楚可怜。

  清风皱着眉,站在屋檐下抓起女孩的手腕一搭,感觉女孩的气息很弱,应该是精神骤然受到刺激造成的激怒攻心,按照城里人的话说,就是血压血糖蹭得一下蹦的老高,整个人一下子就倒了。这种情况要是不赶紧施救,搞不好就要中风瘫痪或者变成啥植物人的。

  “这丫头身子骨太阴虚,被邪灵伤了心智,你们两个都在门外等着,我现在就请钟馗爷爷来抓鬼。”清风一边胡掐着师父经常说的话,一边抱着女孩往道观里跑——乡村医生本就是爱胡掐的,中医就更是爱说别人听不懂的话了,至于道士则是玄之又玄的祖宗。集三种身份于一身的清风恨不得大家都听不懂他的话才好,这样玄空观的独门医术就不会外传了。

  胡掐了几句,清风抱着急需救治的女孩跑进大殿,随手将香案上的东西扫在地上,让昏迷的女孩躺在桌上,然后从三清神像的后面提出一个急救箱,拿出许多银针在一盏酒精灯上消毒。

  对于针灸,清风跟着师父学了十几年,自然轻车熟路。他出手如风,一转眼女孩的额头、眉心、人中已经扎上了银针,但捻动银针,躺在香案上的小雨点依然昏迷着没有任何动静。

  摸了摸小雨点冰冷的手,清风犹豫了一会,眼睛盯着小雨点的胸口迟迟不敢下手……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