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山村野花开

山村野花开

情满月出 著

连载中免费

  山村野花开全文讲郑爽的故事,雪儿和稚琳两位绝世美女,在寨子里开了酒楼,组成了山村美女队,山村到处都是野花香……
  寨王挺着大肚皮,反剪双手,在村中的石板路上迈着方步。寨王后面跟着一条黑白相间的杂毛狗,尾巴竖得像杆旗,看上去,它比寨王还耀武扬威。俗话说,神仙下来问土地,寨王是这里的“土地爷”。但是,寨王却不把自己看成是这里的土地爷,他认为土地爷有些呆板。他总把自己当土皇帝。寨王特别喜欢看有皇帝的戏,戏里的皇帝风`流快活,那才是他向往的生活。寨王所在的山寨是一个方圆几十里的大岭。大岭上稀稀落落......

130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0/12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山村野花开全文讲郑爽的故事,雪儿和稚琳两位绝世美女,在寨子里开了酒楼,组成了山村美女队,山村到处都是野花香……

免费阅读

  寨王挺着大肚皮,反剪双手,在村中的石板路上迈着方步。寨王后面跟着一条黑白相间的杂毛狗,尾巴竖得像杆旗,看上去,它比寨王还耀武扬威。

  俗话说,神仙下来问土地,寨王是这里的“土地爷”。

  但是,寨王却不把自己看成是这里的土地爷,他认为土地爷有些呆板。

  他总把自己当土皇帝。寨王特别喜欢看有皇帝的戏,戏里的皇帝风`流快活,那才是他向往的生活。

  寨王所在的山寨是一个方圆几十里的大岭。大岭上稀稀落落几个自然村,千儿八百人,寨王说了算。

  寨王大名叫郑爽。想起这个名字,他总是感叹,多亏他爹给他取了一个好名,让他活得爽快。郑爽十八岁开始他的爽快生活,一直到现在。

  十九岁时,郑爽当了民兵营长,二十二岁当起了支部书记。支部书记这名太文雅,他不喜欢,他喜欢听山民叫他寨王。郑爽当了二十多年的干部,上头那方天都熟,那条路都通。

  郑爽的眼里,大岭上的人就是他手中的泥巴,要圆就圆,要扁就扁。

  郑爽常常对他曾经被誉为山寨第一美女的老婆说:“我寨王就是这个山寨的王,是这里的皇帝。我一声冷咳,就会有人脔心张开半天合不拢!”事实也的确如此。

  王二苟当过兵,自以为见过世面,刚回来的时候血气方刚,仗着自己是转业军人竟在群众会上当面顶撞他。结果,他担子挑二百八,裤子打疙瘩。寨王让他家里穷得倒扣烂筐当桌儿。

  王二苟的顶撞付出惨重的代价,现在还一直打着光棍。寨王想到王二苟,嘴角就露出一丝冷笑,你当过兵又怎么样,跟咱寨王斗劲有你的好果子吃吗?

  寨王的头顶正中因为有一小撮白头发,岭上的人当前叫他寨王,背后却在“寨王”的前面加上了“杂毛”两个字。

  寨王当然知道大家背后怎么叫他,但他对这个并不在意。

  他想,反正我说了算,杂毛寨王也是王!他这样一想,心里还是爽爽的,寨王要的就是这种爽快的感觉。

  山民都知道,杂毛寨王捞了不少油水。且不说村民的上缴、提留,他如何作假帐,也不说村上修马路、架电线,他拿了不少回扣,就是连计划生育,他也能好风凭借力,得金又得人。

  “得金又得人!哈哈哈!”寨王走着想着,不禁哼出声来,笑出了声来,笑得他的肥肚也颤抖起来。他拍拍自己的肥肚,不由想起了水仙。水仙那娘们,三十好几了还嫩着呢!

  寨王一想起水仙,便如一个熟透的大杨梅在他眼前晃动,让他直流口水。今天,旺仔爹去世下葬,请他喝丧酒,他早想好了,一定要挨着水仙坐!寨王这样一想,不由加快了脚步。

  寨王赶到的时候,菜正上桌。大家见了寨王纷纷邀请他入座。他一边笑着打哈哈,一边寻找着水仙。水仙听见大家招呼寨王,忙站起来向他招手。寨王朝着水仙走去,坐在水仙旁边的李兵忙站起来让座。寨王便毫不客气地坐在了水仙旁边。一会儿,菜上齐了,筷子发下来了,大家开始喝酒。

  酒一斟满,跟寨王同桌的几个人纷纷举杯要敬寨王的酒。寨王欣然接受,举杯而饮。

  酒至半酣,寨王端起酒杯,斜着眼盯着水仙,拿腔拿调地说:“同年嫂,我为大家劳心又费力,你就不陪我再喝两杯?”

  水仙并不站起,嘴角却挂着微笑:“好!同年哥,我再敬你四杯。”此时,已经喝了几杯酒的水仙,嫩脸像熟透了的水样红。

  “当”的声响,两只小酒杯像两张样狂吻了下。同桌的几人连声叫好。

  两只小酒杯狂吻了四下后,寨王也已经醉眼色迷迷的了。

  水仙夹一油滴滴的鸭屁`股送给寨王说:“我给你夹的鸭屁`股你必须得吃!”

  支书哈哈大笑:“你的屁`股我才最爱!你放心,我最爱你给的屁`股,一会儿我会慢慢享受!”

  水仙笑里含娇:“支书同年哥,你也太那个了。”

  “你叫我什么来着?”寨王问后又连问:“支书同年哥?赚我大你十岁不成?到底是支书还是同年哥?”

  寨王问了几个问题并没让水仙回答,却直接笑着逼她:“若叫支书,我罚你四杯!”

  水仙忙站起来托起小酒杯,丢一个媚眼过去。“好同年哥,亲同年哥!我再敬你四杯,行了吧?”说着水仙用柔若无骨的手抓着寨王的手说:“来,碰杯!”

  “快喝,快喝。手挽手喝交杯酒才甜。”同席的牛崽、冬茅喊起了干号子。

  “好!交杯就交杯,我俩喝八字好!”寨王忙站起把手一弯想挽水仙的手。

  水仙忙把端杯的双手往胸前一收,既护住了,又巧妙地避过了寨王的手,笑盈盈地说:“我哪敢跟寨王喝交杯酒啊!还是我敬寨王吧。”水仙说完,酒杯对准嘴唇一到,让小酒杯扣在了高`挺的鼻子上。

  “好,水仙敬的,我一定喝!”寨王一仰脖子酒又灌了进去。水仙的酒杯虽然碰着了鼻尖,却依然想留点底。

  寨王却盯得紧,把自己的杯子倒过来,盯着水仙:“咱俩要,要好到底,好到底,要从上嘴巴,好到下嘴巴!”

  牛崽、冬茅听了哈哈大笑,水仙也笑。

  那边,旺仔和他的几个本家兄弟看不惯了,远远地把眼光横过来。牛崽眼尖,朝旺仔那边努努嘴,对寨王和水仙说:“别闹了,你看人家的脸色。”

  寨王朝着旺仔努嘴的方向一看,把杯子往桌上一放,说:“怕什么?丧宴也是酒宴。难道酒宴连酒都不喝了?她们请我来,请我来不就是喝酒的吗?”

  “人家死了爹,我们莫太那个了。”冬茅也怯怯的劝起寨王来。

  水仙却带着微笑站起身来,说:“我喝醉了,同年哥。我要走了咧,同年哥。”。 “水仙妹子喝醉了,我也不喝了。妹子,我送你。”寨王也跟着站起。

  “我醉是醉了,但我还知道,我不叫你村支书,我叫同年哥。同年哥,我醉了,但我清醒,我不要你送,我还走得回呢。”水仙边说边出了门。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