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辣手佣兵混都市

辣手佣兵混都市

废人 著

完本免费

《辣手佣兵混都市》小说主角刘中平收到了派遣他长驻香港的通知,就是内地居民“赴港单程”,即在香港居住半年之后,就可以自由出入香港了,若是连续住了七年,就可以转换成香港永久公民,刘中平果断选择了辞职去了香港,单身一人流连花丛中。

65.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0/12

在线阅读

    《辣手佣兵混都市》小说主角刘中平收到了派遣他长驻香港的通知,就是内地居民“赴港单程”,即在香港居住半年之后,就可以自由出入香港了,若是连续住了七年,就可以转换成香港永久公民,刘中平果断选择了辞职去了香港,单身一人流连花丛中。

免费阅读

    中平略带歉意说:“做了几票订单,余下的时间不是很忙。领导期待过高,本人能力有限,辜负了组织的希望。”

    严宏稍收敛笑意,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该效力的时节就在眼前。”说罢,递给他一份文件,是派遣他长驻香港的通知。

    中平大喜,几乎晕了,难怪双喜说要他到地王请客的。这是千万人中可遇不可求的一份美差,说白一点,就是内地居民“赴港单程”,即在香港居住半年之后,就可以自由出入香港了。若是连续住了七年,就可以转换成香港永久公民。

    他慢慢平静下来,接过文件一看,是一份编号为(3010)的文件。他几乎一目十行,不容思索就表了态:“严总,我愿辞职,赴香港单程!”

    严宏拿过文件,指了指里面的条款,扫了他一眼,严肃的说:“分把钟的时辰,你就选择了合同上的角儿?”

    中平仍脸色坚毅,说:“欲进没问路,欲退没前路。歹活不如好死,好在不要我报,搞暗杀。一年到头来,上缴一百万元,摸着石头过河,就算是破落了,也不枉牡丹花下死,做鬼也!”

    严宏脸抹了复杂的神情,点缀般的说:“哇,你有冇搞错?身在企业百把万易如反掌,而单枪匹马,又没有半个子给你投资。到时你用尽十分力,却只收到三分的成效,后悔都来不及,你还鬼呵你!”

    中平稍稍收敛一些,若有所思问:“我明白你的好心!你总会给一点政策和优惠条件吧!”

    “好心什么?其实我也自私,一直想把你留在我身边,让你有仕途,有碗官饭吃。你既然主意已定,放着大桥不走,是要泅渡,我只好罢了。”

    严宏思忖一会,叹口气,“至于政策和条件,合同书上都是小葱拌豆腐,优不优惠你去惴磨。为了便于工作,替你准备不少相关的文件和证件,你先后会收到的。”

    中平心里一热,却想,亏是你不自私,否则永远只能是香港郊区深圳公民,嘴上抹了,说:“怎么说我都要谢你的!这条路虽说难一些,前程还是灿烂多采的,也不是人人都有这个机遇,今荐举之恩,来日涌泉相报……”

    严宏打住了他的话头,说:“只有香港单程手续,非得你出面不可,这有一万港币和手续文件,供你在香港花费三个月,拿到暂居身份证。一万港币是有借有还的。还有难隐之处,或伸手向上要的没有?”

    中平求之不得,却小心翼翼问:“若我的落脚点与众人不同,不选择香港而在w城,组织上是否允许?”

    严宏好生意外,说:“你的选择,的确有点标新立异。只是你要知道,选择香港,不单要你建功立业,出色地完成经济指标;附带你要做好香港特区政府的公民。这句话你懂吗?铜打的江山流水的兵,‘九七’香港回归,要平稳过渡啊!包重要的是,你我都身处在邓公画的圈圈里,我们正在步入中国的五季……”

    五季?这使他又想起了康梅。她嫌他平时太书生气,不关心时事,新闻联播也不爱看,数落他说,你这人呵,贱胚子,也不懂享受,白送你一个大活,你都上不了手,要真是送你一个大……五季,你只敢说不!

    他真是天大的冤屈,虽然自己穷,可男儿血劲还是有的,爱沾腥的猫儿,还有不上灶的。

    因为她所说的大活,就是她自己,问题明明出在她身上,她搂他,吻他,甚至一丝不挂与同共枕,可她把她的那一丁点红,当上甘岭一样的,死守不放。

    至于什么是五季,他一时摸不着头脑,他也不想去摸懂这个头脑,只是下意识说,五季,什么是五季?

    她说,就是……你真是土了吧叽,中国的未来……咳,怎么说哩,比喻……就这么说吧,中国的红与绿。

    她还是那副高干子女的腔儿,居高临下。她自己也没有说明白,又因为他还在读研究生,不爱理社会上的事儿,他左耳朵听,右耳朵出,没往心里搁。

    想到这儿,中平忍俊不禁说:“五季,红与绿,红花加绿色?”

    严宏摇了摇头,说:“这只是对大自然而言。”

    中平定了定神,说:“机制转型、新旧交替、国际接轨?”

    严宏没直接回答,却如打禅般的,说:“我也体会不深,你用心去悟得要领吧!正如书写一篇文章般的,我们演饰的是各种各样的标点符号,所以你的落脚点无路可退。更不能以失败告终!”

    中平言不出声,心里却想了很多,中国派驻到香港办公司,办企业,大多数是拿国家的钱,最后是富了方丈穷了寺,舀空了国家,撑肥了自己,不等‘九?;七’回归,移民护照就到了手。眼下已摆明,他到香港,公司是不会投资的,而他也没有老本可吃,这叫他如何立足呵?立足点在w城是没办法的办法,先在那里捞点底子钱,一年半载再进军香港。香港和w城土洋结合,双向发展双轨制。

    想到这里,他说:“严总,我希望以深圳公司的名义,在w城办个办事处,还与你签一个不起作用的承包合同。若经营的顺当,旗开得了胜,再注册个双零w城公司……请你理解我的苦衷,眼下,我只能借鸡下蛋。”

    严宏理解他的用心,说:“有钱做生意是一种做法,空手道的生意又是一种做法。办事处不难,但w城公司有难度,尤其是进出口权,只能通过北京总部,以特殊理由与国家经贸部交涉。这有个时间差,没有取得进出权之前,先使用深圳公司的全套单据。”

    中平得寸进尺,说:“还有个小要求,在深圳设立一个我能左右的外汇和人民币的账户。另外借我十五万元的开办费。”

    严宏不加思虑从抽屉拿出一个纸包,推在了他面前,意味深长说:“你的要求属小儿科,办好后交给你。从现在起,你我一桌相隔,两个世界,你挂的国家干部之名,行的是私人资本之实。为便于你放开手脚,按惯例配备一支手枪。切记,不到威胁生命关头,不许你用枪四处扬威。总部准备受衔你为大校,明天照相,香港回来即可拿到军人证。”

    中平激动不已,老百姓一下子成了“水货军官”,是他可望不可及的,他拿出生意人的本事,仍不放过讲价,说:“深圳的办公室,宿舍能否继续留给我使用,我辗转香港,w城两个点,中间总得留个点,三点成一线。另外,公司的小汽车多,我打一台面包车的主意,连同军牌一起要。”

    严宏思忖片刻,说:“宿舍,面包车可以考虑,必须是有偿使用。”

    中平愉悦说:“没想到严总痛快得不打折。”

    严宏重重叹了一口气,说:“只要你心系一处想事业,我都会竭力相助的。唉,你在外面看不到我们这个圈子,很新奇挺神秘。真进了圈子里,怕你又受不了圈子的约束。好在你单纯,只提供资金服务,减少国家财政压力。”

    中平点了头,回忆说:“经你这一说,倒是提醒了我,我好几个客户都是安全线上的,见面挺牛逼的。”

    严宏叹了口气,说:“是不是呀?我所知道的,近几年来,这项工作不尽人意,不仅没收到预想的效果,反而在外损失二十多亿。我们录用你们这批在企业任职的领导干部,是吸取外派人员教训后采取的试验,有些还牵涉到国家将后来经济、政治改革的课题,小心撑得万年船!小刘啊,我们的改革进行了十几年,正如小平同志说的,都是摸着石头过来的。怎么摸?摸了多少?我们是付出了不少的,大致归纳为四种,大约每四年换一次。这中间就是逐步认识市场经济规律的过程。如七九年,国有企业主要是利润分成,八五年搞利改税,八六年搞全面承包,九一年开始探经营机制转变。八七年,作为政策的窗口和试验地的深圳,成立了全国第一家国家资产管理和经营的专门机构-市投资管理公司,这又是一种法子。这些法子的效果不明显,也不尽人意。改到深处,说穿了是产权,是所有制。产权清晰,怎么清晰法?所以,我们先给点包装,让你当石头,一条心去试去闯吧!”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