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绝品村医混都市

绝品村医混都市

三天两日 著

连载中免费

绝品村医混都市全文讲乡村少年迷失深山,因祸得福,学医习武战都市!小家碧玉、波霸校花、美女总裁,漂亮杀手……舒筋活骨,一起涨姿势!

21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0/12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绝品村医混都市全文讲乡村少年迷失深山,因祸得福,学医习武战都市!小家碧玉、波霸校花、美女总裁,漂亮杀手……舒筋活骨,一起涨姿势!

免费阅读

  北方,苍茫大地,一个普通小村庄。

  村庄叫青山,因为旁边就是座青山,林树茂密,满山是宝。村民们靠山吃山,虽然不是太富裕,但也自给自足,悠闲自得。

  刘行背着小篓,从山的深处走出来,背篓里装满各种花草药,又是充实的一天。走到山口,远远看见一个曼妙的身形,苗条纤细,隐在树影里,雪白的连衣裙,衬托得身段婀娜多姿,要多漂亮有多漂亮。

  那是村书记家的闺女小花,今年刚十八,像一朵花刚开放,干净又漂亮,穿着打扮时尚,跟个城里人似的。村里小从10岁大到70的男人,几乎没一个不对她另眼相看的。除了她爸爸她爷爷几乎全村男人都惦记她,但小花谁都看不上,只喜欢刘行,没事就到山口来个偶遇。

  倒不是刘行帅到掉渣,小花喜欢他的一个很重要原因,是刘行治好了她的病。小花成熟早,十二岁来月经,十六岁的某一天小花疼的死去活来,接下来每个月那么几天都像地狱,心惊胆战。刚开始还害羞,后来受不了,就央求他妈去找刘行,看这个能不能治。

  农村医疗条件不好,十里八村没个正经医生,刘行别看年轻,却是附近最牛的大夫。他十多岁的时候,和村里大孩子们去山里采蘑菇走丢了,直到半夜才回家。此后他像变了个人,和之前不太一样,村里谁头疼脑热的,他总是很热衷,凑过去说我给你试试,一看就好。

  随着年龄增长,谁家有个疑难杂症,也手到擒来不在话下,经他看完一准没问题。大家口口相传,谁有病都来找他,镇卫生院都成了摆设,乡亲们叫他小神医。

  小花她妈叫王大花,年轻的时候也是一朵花,人好看嫁得也好,给了村支书,她轻摆着手臂颤着臀摇曳着就向刘行家走去。刘行的老爸刘敦实从窗户看到王大花向他家走来。急忙下地穿鞋,跑出去开门,那不仅是支书的女人,那也真是一朵花啊。

  见到大花,刘敦实就变成了蝴蝶,围着大花翩翩起舞。他说花姐,快进屋,炕上坐。然后在后面饶有兴致地看大花扭屁股进屋,那心情,就好像春天来了。刘行的妈妈年轻时叫小蒜,年纪大了刘敦实也还是叫她小蒜。他说小蒜快去烧水,快去倒茶。然后他围着大花继续转。

  他眼睛不离大花胸口和大腿,他知道,支书的女人也一样是女人,希望被看被关注,他要让她知道虽然人近中年,但仍然是村里的一朵花,没有第二个。

  果然,大花见刘敦实的眼睛在自己身上瞄来瞄去,不但不怪,反倒得意。彼此的感觉就拉近很多,大花随即步入正题,说找老幺治一下痛经的问题。

  刘敦实对这个很感兴趣,他说:“这痛经啊虽然是痛在女人身上,但我觉得和男人有关系,咋说呢?你看我们家小蒜就不痛经,为啥?这是家里男人给通的好。再看你们家支书大哥,这一天也太忙了,忙完了乡里忙村里,忙完了上面忘下面。”

  他清了清嗓子继续说:“工作重要,要我说这女人更重要,啥耽误了都不能耽误女人,女人是啥?是水,水是啥,是财是顺心,所以得先让女人通,通则不痛,不知道支书大哥咋个样,反正这方面我很行。”说着半黄不黄的打趣话,刘敦实拿眼睛看王大花的反应。

  王大花笑的很含蓄,说:“滚你个刘敦实,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心眼儿?整天看到个好女人久惦记,支书的女人你也敢,以后不想过好日子了?”

  刘敦实讪讪一笑,说:“这不开玩笑吗,女人太认真。”

  王大花说:“不跟你闲扯了,不是我,是我闺女,这个你儿子能不能治?”

  刘敦实说支书的闺女必须能治,他不能治我给治,说着就朝外面喊老幺:“你大花姨来了,快进来,有事找。”(在农村,家里最小的孩子常被称呼为老幺,刘行家里排行最小,家人和村里人习惯叫他刘老幺。)当爹的这样,儿子一脉相传,有过之而无不及。

  刘行一听是小花的事儿,而且是那门子事,立刻想到小花那迷人的身姿,口水差点流下来,忙不迭的满口答应。村里男人没有不喜欢小花的,刘行刚成年,被窝里幻想都拿小花当对象,更不用说为她做点事儿了,尤其是这么秘密的事!

  可他毛孩还嫩,自己还是楚男,女人都没碰过,痛经是怎么形成的他都不知道,更别说治疗,第二天他起得很早,上山问老师。

  刘行摇身一变成了大夫,是因为他有个老师。老师是个落魄中年人,几年前来到村里,说这是个好地方,有山有水又隐蔽,在这住下来远离江湖安度一生是个不错的选择。大家都觉得他说话太像电视剧里演的,文绉绉,假的很,现实里哪有人这么说?没人搭理他。

  他看大家对他都不待见,不讨没趣儿,就进入大山深处,用木头和茅草盖起了房子,从此隐居。

  乡亲们不知道,他真的是个世外高人,在江湖里大半辈子,终于有一天看破了,打打杀杀终究是为了什么,有什么意思?于是当他走到青山村,见这里民风还算淳朴,生活安详,草木茂盛,想享受生活的心便再也按耐不住。只是他一副衣衫不整、神情困顿的样,看上去比个农民还落魄,没人对他这个外人感兴趣,也没人对他友善。

  他的心也凉下来,就住进大山深处,吃野果琼浆,喝山泉溪水,凭借自己对药石的钻研,在这自然之中不断提升体魄,凭身上的功夫,吃山珍异兽,无限贴近自然,更赠异能。过得悠闲自得,也算快乐,就愁一件事,这一身本领怎么办,难道死了带进棺材?太可惜。

  偏巧有一天他想吃肉了,跟着一只野猪想打打牙祭。正想飞身上前把野猪撂倒,听到一个小孩的哭声。太阳都快落山了,大人都很少见,这深山里怎么会有小孩哭?

  野猪抬起鼻子,朝那边嗅嗅,然后奋起蹄子朝哭声跑过去。

  多年不见人,而且那是一条人命,老师也跟着野猪向那方向跑去。

  孩子就是刘老幺,那一年他十一,跟着几个半大孩子进山采蘑菇,蘑菇真多,光看脚底了,走着走着跟其他几个孩子散了,进了大山里面,他想往山口走,结果走反了方向,越走越远,直到天快黑,才知道自己迷路了,哭起来。

  野猪满身泥,又脏又凶,见到猎物高兴极了,张开大口对老幺呼哧呼哧的喘。刘行吓懵了,哭都忘了,简短对视后,野猪后腿使力,横空跳起扑向刘行。

  老幺吓傻了,瞪着眼睛等死,这时老师像神仙下凡突然出现,一脚把野猪庞大的身躯踹得老远,没等翻身,老师如影附形又出现在野猪身旁,手掌在猪脖子上一切,野猪嘴里流出两道涎水,死了。

  老幺像木头一样愣在那,充满惊奇,过、好一会儿才说,你是神仙大大?

  老师没说话,看老幺,注意到他脑型,走上去摸了摸,嘴里叨咕“嗯,清奇,嗯,好料,哦,老天爷,我爱你”。眼睛发出喜悦的光。

  “我厉不厉害?”

  “厉害,你是神仙吗?”

  “我牛不牛逼?”

  “牛逼,比猎枪都尿性,你是神仙吗?”

  “我凡人一个,但有本事,留下吧,我都教你。”

  “你不烦人,我愿意跟你学。”

  “好,倾囊相授。”

  “啥兽?”

  ……

  从此,刘行跟师傅一起学本事。

  至于师傅叫啥,老幺也问,但老师远离江湖,归隐深山,名字已不愿再提。

  问得多了,老师很烦,说叫我无名吧,无就是没有的意思。

  刘行明白师傅心意,从此不问,只每天太阳起进深山,太阳落回家,学艺采草药,手艺越来越精。

  这一天刘行起的特别早,询问老师关于痛经的问题。

  来的时候老师还在酣睡,趴在海绵垫子上,留着口水说梦话。

  “师妹,师妹等等我。”

  “哼,在我面前还想逃,你说我要干什么?”

  “哈哈哈哈,师哥来了。”

  ……

  师傅趴在海绵垫子上,一副缠绵姿态,刘行看了一会,推师傅。

  “师妹,你推我干嘛?”

  “师傅,是我,老幺!”

  “啊!黑山老妖!?快跑!”

  刘行推师傅脑袋:“日头照屁股了,师傅快醒醒。”

  师傅终于醒了,见到刘行吓一跳,说我没说梦话吧?

  老幺摇头,说:“就是叨咕几句师妹。”

  师傅说:“没说别的就好,你咋来这么早。”

  老幺说:“心里有事,三更天我就醒了,来问问你女人痛经的事。”

  师傅说:“你滚开,女人痛经问我做什么,我又不痛。”

  几年下来,师徒俩已像哥们一样,无话不说,百无禁忌。

  “师傅,你懂女人吗?”

  “曾身在江湖,当初又帅的不成话,怎能不沾女身,懂是必然的。”

  “那女人痛经咋回事?”

  “哎,这个……”

  “你不说啥都懂吗?”

  “等我查查。”

  “哎,现学现卖……”

  老师从书箱里翻出一本黄书。

  名副其实的黄书,年头很多,纸张泛黄,满眼老黄色。

  他打开索引,找到妇女篇,翻到妇科那一栏的目录,找到痛经那一条,1128页。

  老师说:“这是师傅的师傅的师傅留下来的传世医学宝典,世上万种病,一朝都解决。”

  老师把根治痛经的几味药都记在纸上,让刘行揣好。

  老幺看了看这几服药:“山里倒是都有,但确实稀少。”

  师傅说:“稀少?这并不珍贵,还需要最重要的一副药,成败在此一举。

  “还需啥药?”

  老师用手一指;“你。”

  “我?我怎么成了药?”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