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权门禄路

权门禄路

丁卯 著

连载中免费

  丁卯写的《权门禄路》小说主角凌枫在档案局工作了十五年,仍然孤身一人的凌枫一觉醒来,回到了十五年前,曾经恩爱的老婆,没有离婚,就背着他去和别人相亲,人生重来,这一天,正是十五年前他老婆相亲的日子,他该怎么做,才能改变曾经的命运?
      今天是中秋节,各单位放假,凌枫孤身一人,无处可去。    他没有老婆、没有孩子,没有兄弟姐妹,父母也去世了,是真正的孤家寡人,他不知道应该怎么过这个节。    十七年前,凌枫大学毕业以后,回到了老家的小城——古榆市,这是一个县级市,在东北的中部。    本来,他是学法律的,应该分到公、检、法部门,却不知道哪辈子......

140.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0/12

在线阅读

    丁卯写的《权门禄路》小说主角凌枫在档案局工作了十五年,仍然孤身一人的凌枫一觉醒来,回到了十五年前。那时候大学毕业两年,曾经是一名常务副县长的通信员,也就是俗称的秘书,正是春风得意。可是,一夜之间,副县长高升,他被发配到档案局工作,曾经恩爱的老婆,没有离婚,就背着他去和别人相亲。昔日谄媚的笑容,变成了冷嘲热讽。人生重来,这一天,正是十五年前他老婆相亲的日子,他该怎么做,才能改变曾经的命运?

免费阅读

    对凌枫给他起外号这件事,猴子很无奈,却没怎么在意,仍然是凌枫的朋友,而且是这么多年来,凌枫唯一的朋友。

    今天上午,也就是猴子给他打了个电话,约他中午喝酒。

    不过,破天荒地,今天上午凌枫不止接了一个电话,还收到一个短信。

    是的,短信,不是QQ留言,也不是微信留言,只是一个电话短信。

    因为发短信的是黎珺,他的前妻。

    黎珺了解他,知道他这个人很懒,而且,这些年来越变越懒,虽然才三十四岁,却像老头一样,拒绝使用QQ,和微信这些更现代的交流方式。

    黎珺的短信只有一句话:我走了,离开这个让我伤心的国度,此生永远不再见了!

    凌枫看了一下手机,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两分钟,猴子可能是因为工作关系,特别守时。

    而凌枫提前了十分钟。

    他不想让猴子等他,他很珍视他们之间这份难得的友谊。

    望着窗外晴朗的天空,凌枫感觉到眼睛有些酸涩。

    她现在还在天上飞着吧?

    十五年前,也是在今天,中秋节,那个傍晚,她让凌枫彻底颠覆了她留给他心中的形象,竟然在没有离婚的情况下,和别的男人约会,一起看电影。

    虽然,后来证实,她是被她妈逼着去的,可是,当时,她却什么都不解释,任凭凌枫和那个男人厮打在一起,扭头就走。

    这么多年过去了,两个人的恩恩怨怨还能说得清么?

    一切都结束了,此生永远不见!

    他感觉到自己的眼角有些发凉。

    刚想抬手,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

    猴子那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今天中午陪你一醉方休,晚上就不能陪你了,还有老婆孩子。”

    凌枫没有回头,一边起身一边点头说:“我去一下洗手间,菜已经点好了,你告诉服务员可以起菜了,这顿我请。”

    猴子嘿嘿一笑说:“你请就你请,你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留着钱也说不定便宜哪个小狐狸精了。”

    去了一趟洗手间,凌枫洗了把脸,让自己稍稍平静一些。

    回来以后,两人开始喝。

    一人一杯,喝的是白酒,基本上是两口一杯,一杯二两多。

    猴子虽然长得瘦小,却是有名的酒篓子,千杯不醉是瞎扯,二斤白酒没问题。

    凌枫酒量也不错,一斤多酒没问题。

    虽然说一醉方休,可是,两瓶高度白酒下去,猴子还是感觉到有些不对了,凌枫开始闷着头喝酒,一言不发了。

    猴子对凌枫喝酒的习惯太熟悉了,只要他不说话,闷头喝酒,就证明他已经过量了,再喝下去必定大醉一场,起码一天不能上班。

    然而,从两人喝下去的酒来看,正常情况下,凌枫根本不应该是这种状况,酒也没问题,就是他们平时习惯喝的酒,老板也认识,不可能上假酒糊弄他这个刑警。

    那么,问题一定出在凌枫身上。

    猴子把酒杯扣在桌子上,去抢凌枫手里的酒瓶子,问道:“咋了,疯子?嫌哥说晚上不能陪你喝酒了?要不咱俩先去唱歌,唱完了接着喝。

    “今天我豁出去回家跪搓板了。”

    凌枫死死攥着酒瓶子不撒手,摇了摇头说:“说啥呢?猴子,我有那么没人味儿么?你这一年到头也不咋着家,好不容易过个节,休息一天,不回家陪嫂子和我大侄子,跑来陪我,我还能挑理?我还是人么?”

    凌枫说话很有条理,看起来没问题,可是,猴子知道,他真不能再喝了。

    他的眼睛有些发直,舌头也不是很灵便了。

    这是凌枫喝酒的另外一个特点,就算喝得再多,酒桌上从来没有乱说话的时候,总是条理清楚。

    也从来没有直接醉倒在酒桌上,而且自己能找到家。

    就是因为这样,不熟悉的人以为他是海量,却不知道,回家以后,他就会人事不省,怎么叫都叫不起来。

    第二天醒过来,最早也是中午,而且像大病一场一样。

    作为朋友,知道他这个特点,猴子每次都会照顾他,看到他情形不对,没少替他挡酒。

    这次,只有两个人,猴子更不能让他喝了。

    往常,在这时候,凌枫都比较听话,尤其是听猴子的,只要不让他喝,就不喝了。

    可是,这次明显有些不同,他攥着酒瓶子的手,就像焊住了一样,怎么掰都掰不开。

    猴子放弃了,定定地看着凌枫说:“到底怎么了,疯子,连我也不能说么?”

    凌枫拿起猴子扣下的酒杯,翻转过来,把杯里倒满了酒,又给自己的杯子倒满,才看着猴子说:“把这杯酒陪我喝了,我就告诉你。”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