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青灵之庭

青灵之庭

花厘子 著

连载中免费

“花厘子”写的小说《青灵之庭》讲述了一个相克的灵族与魔族结合养育的少年历经磨难,寻求真相,区分人魔善恶,辨清正邪,寻找自我的成长冒险故事,通过错综复杂的情节,细腻绵长的感情流露,刻画人间百态,人魔无异,人魔在一念之间,唯有真情永存。

50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0/12

在线阅读

    “花厘子”写的小说《青灵之庭》讲述了一个相克的灵族与魔族结合养育的少年历经磨难,寻求真相,区分人魔善恶,辨清正邪,寻找自我的成长冒险故事,通过错综复杂的情节,细腻绵长的感情流露,刻画人间百态,人魔无异,人魔在一念之间,唯有真情永存。

免费阅读

    “王,公子回来了。”门外传来一声通报。

    “知道了,一切都安排好了吗?”

    “一切安排妥当。”

    “好,传下去,我稍后就过去。”沉稳响亮。

    “是。”窗外人告退。

    只见一个魁梧的背影,一身黑色便服,看一眼,便如坠入无尽的黑夜,背后盘着一只血龙,绣的栩栩如生。

    此时。

    公子摇着一把白纸扇,呼了一口气,下了车。车立即化作无数只散着黑烟的蝙蝠,个个足有拳头发小,红着两只眼睛,撕开嘴,露出尖牙,仿佛要撕裂周围的空气一般,嘶嘶鸣叫,四处散开,随即刮起一阵妖风。公子的脸色在黑风的映衬下显得十分苍白。

    公子咳了两咳,虽然是见多了,但是还是不太习惯。

    他调整着呼吸,撩起前摆,踏进家门。

    不求艳阳高照,只求风平浪静。去拜见完父亲,就可以自由活动了。

    谁知,刚跨进家门槛,想不来什么就得来什么。迎来就是两位兄长。

    他们一个是趾高气昂,一个是狐假虎威,一个是作威作福,一个是为虎作伥。

    一个是身高约八尺,一身紫衣,白色镶边,肩膀挺拔,外袍质感十足,霸气外漏,白色腰带,用人头骨做腰带佩饰。论样貌,那是英气十足,一表人才,只是孤高自傲,不懂得谦让,争强好斗,一副眼里容不得沙子,见不得别人好的模样,小肚鸡肠,斤斤计较。

    一个是身高七尺半,一身白衣打底,灰色大长袍,束腰束得中规中矩,双腿细长,十分可人。论样貌,并不十分出众,眼神闪烁,没有主见,没有存在感。这也难怪了。他的生母很早就走了,自幼便是大娘养着,自幼便有种寄人篱下之感。谁强就跟谁,倒也是深得一种处事之道。无奈资质平庸,学无所成,在内,不能管理内务,在外不能保疆卫土。生为王子,尤为无能。

    “这不是我们可爱的弟弟吗?出去玩回来了?每年都要去一次,艳福不浅啊!”他阴阳怪气地打着招呼。

    “大哥,你还别说,那山庄是美女又多,还都是灵女,像我们这种魔域人根本就去不了。只有那种人啊,半魔啊什么的才能进。”另一个附和说道。

    “难道说我们可爱的三弟是半魔?”

    “啊。大哥好聪明。半魔是怎么来的?”

    “当然是一半是魔,另一半是…”

    “咦?这不是杂种吗?”

    “哈哈哈,二弟真是越来越聪明了!你说是不是?三弟?”夓斜眼看着公子。

    “两位哥哥,”公子行礼,“不敢打扰二位雅兴,不过父亲传唤我,我要先去准备,失陪了。”

    “停住!”大哥突然吼住。“杂种!要去哪儿?别以为长大了,翅膀就硬了啊?!”大哥揪住公子的领口,欲动手。

    “干什么?!”一位周身散发着强烈气场的中年男性走过来。只见那人双眉紧锁,那目光仿佛寂静的黑夜,让人倒抽一口凉气。

    周边的侍从连忙行礼。原来这就是这血牙谷的王,慎。“夓!季!你们这是做什么?”原来老大名夓,老二名季。“灵儿,过来。”

    王并未多说什么,只是将灵儿带走。

    “灵儿!。”季愤愤地说。夓强压着怒火看着他们离去。

    屋内,“灵儿,此行…”王缓和着语气想要说点什么。

    “父亲,为何每年都送我过去,我是魔啊,为什么要去那种地方,为什么要修建山庄,关押这么多侍女?难道我真的是…杂种?”灵儿倒是抢先说话了。这一直都是深植在他心里的话。

    “住口!既然回来了,就安心在家好好读书。不要想些没用的。”王怒斥道。

    而此时,门口已经有人走进来了。只见那人身着火红色长袍,领口用金丝线绣作图案,脖上挂着七彩宝石,光彩耀人。

    “王,不要气坏了身子,来,这是我亲手熬制的汤,尝尝。”身边的的夫人早已备了汤水进来了。

    王坐下。示意灵儿下去。灵儿告退。夫人目送着他出去。

    “蝶儿,你现在有了身孕,不要这样操劳。”

    “为王分忧解难,是我们份内之事。那孩子始终都是捡来的孩子,没有父母教育,自然刁蛮些…”

    “这些事我会处理的。”

    “可是…”蝶夫人欲言又止,这是一个禁忌。

    蝶夫人自第一天看见王牵着那个孩子回来就有种不祥的预感。那个孩子身上散发着一种似曾相识的味道。那是她与王之间的一层纸,如果戳破,则万劫不复。

    但是作为正室,还是要拿出一丝风范,因此并未提出意见,就先留着。本想着这孩子带回来就当做低等妖魔使唤就好了,谁知这孩子竟然做了王的第三个儿子,还大肆对外宣扬。王向来行事果断大胆,心宽仁厚,但是这不禁让她感到危险。不是没想过有没有那种可能,可是那种可能她一直未敢尝试去推断。那是一个禁区,一个王自己都不愿提起的禁区,自己走不进去,自己如果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那么自己还能持续现在这样的日子,如果一旦介入,那么他最珍爱的男人就会离他而去。她不敢去冒这个险。就算她想知道,现在也无计可施,王一定会藏起来的,如果他要藏,自己也找不到,如果他要藏,则证明自己千万不能触碰。

    蝶夫人没有言语。这个男人是她一生的期望,这种期望大过于夓,尽管夓也是她的孩子,但是夓是不同的,比季还要不同。夓是自己的心中柔软的部分,也是最脆弱的部分,让她欢喜,让她恐惧。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她又有了孩子,她期望着这个孩子能顺利生下来,这是她与王的孩子,她不希望灵儿不只剥夺了王对她的爱,还要剥夺王对她和王的孩子的爱。

    在孩子出生之前,她想要确认这点。

    “今天,我感觉孩子动得比往常厉害了。”蝶夫人转移话题,并把自己的肚子给王抚摸。

    这也是你的骨肉呀。为了怀上它,自己做了多久的努力。这是她的希望,她的未来,她的一切,是她与王连接的纽带,孩子啊,快点长大,快点出生,让我好好看看你。放心,你出来的时候,母亲已经为你铺好了所有道路,不会有人欺负你,不会有人会剥夺你应有的东西,母亲不会让你像我一样。母亲一定能给你所有你应得的。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