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灵异 → 我嫁给了山村老尸

我嫁给了山村老尸

水刃 著

连载中免费

  我嫁给了山村老尸是网络作家水刃写的一部灵异小说,师范毕业,我被分配到一所很偏远的山村小学当老师。第一天晚上,我就被宿舍后面窗边的野花给。。。。。。老教师告诉我,这所学校十几年来只来过三个女老师,前面两个都是在八月十五晚上死的,而且一直找不到凶手。我是第三个!八月十五的晚上,我被人强迫穿上红嫁衣,手里拿着白灯笼,给宿舍后面窗边的那些野花磕头。最后还被花藤蔓绑住了身体。。。。。。我,被迫嫁给了山村老尸!
  夜晚十一点多,我坐在可以从破损的瓦顶上看到星星的房间中,看着窗外一片漆黑中唯一能看到轮廓的那个小土堆,在手机中跟我闺蜜说,我明天要把那小土堆给铲平了,种点花。天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样屋里?!我师范毕业,因为之前填的是什么定向特岗招生的师范生,还乐滋滋的说什么读书不用花钱,毕业后还包分配,基层服务三年,就能调到市里。我去你m的!基层服务?!就我现在这山村小学?还三年!我早上的车子,到下午才......

9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0/11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我嫁给了山村老尸是网络作家水刃写的一部灵异小说,师范毕业,我被分配到一所很偏远的山村小学当老师。第一天晚上,我就被宿舍后面窗边的野花给。。老教师告诉我,这所学校十几年来只来过三个女老师,前面两个都是在八月十五晚上死的,而且一直找不到凶手。我是第三个!八月十五的晚上,我被人强迫穿上红嫁衣,手里拿着白灯笼,给宿舍后面窗边的那些野花磕头。最后还被花藤蔓绑住了身体。。我,被迫嫁给了山村老尸!

免费阅读

  夜晚十一点多,我坐在可以从破损的瓦顶上看到星星的房间中,看着窗外一片漆黑中唯一能看到轮廓的那个小土堆,在手机中跟我闺蜜说,我明天要把那小土堆给铲平了,种点花。

  天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样屋里?!我师范毕业,因为之前填的是什么定向特岗招生的师范生,还乐滋滋的说什么读书不用花钱,毕业后还包分配,基层服务三年,就能调到市里。

  我去你m的!基层服务?!就我现在这山村小学?还三年!我早上的车子,到下午才到这学校里。那五十多,头发花白的老校长,给我安排了这间房子,还说明天找老师帮我捡瓦。就是把屋顶上的瓦,重新盖一边,不至于能像现在一样看到星星。整个学校,六个年级六个班,六个老师,全是本地的,就我一个是住校的老师。看看我现在的房间是什么样?能看星星的瓦顶就不说了,窗子上就连玻璃都没有,还是用蜡纸,就是铁板蜡纸印试卷的那种蜡纸贴的窗子。在师范读书的时候,老师还说这种蜡纸是八十年代印试卷的,现在都见不到了,都是一体机印的。真该拉我们老师来这山村里看看。

  我跟我闺蜜发了一大通牢骚,还是准备去睡觉了。好在是夏天,床上铺个席子,加个毛巾被就能睡。

  应该是不习惯这新环境吧,我明明记得我是睡在学校的木板床上的,怎么身子就是粗糙的泥土石块的感觉呢。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四周的黑,很黑,什么也看不到。我明明留了灯的!

  在这黑暗中,唯一有点光照的就我的位置,我躺在一片花丛中,绿色的藤蔓,上面开着很多黄色的花,有点像菊花的那种。我疑惑着看看身下的花,那花丛还是在一个小土堆上的,就是我说要铲平的那个小土堆。

  我腾地坐了起来,惊讶的看着身下的花。我不是在屋里睡着吗?怎么到外面来了?

  我还没有弄清楚怎么回事的时候,大腿根传来了麻痒的感觉。一低头,我身上穿着的睡裙,早就因为我的动作,掀到了腰间,下面只有着白色的底裤。黄色的小花,就在我的大腿根上挪动着。它们生长的速度,肉眼可见。可是都朝着那里钻。

  我一声惊呼,想要后退,但是浑身都没有力气,动都动不了的只能看到它们进去了!

  “啊!”我惊叫着醒来!这次醒来看到的是房间里那种很多年代的昏黄的灯光。在那灯光下,我还是坐在学校的木板床上,身子是下午刚买的席子。我吐了口气,还想着一定是刚才看那土堆太不顺眼了,才给我来这么个梦,吓死我了。

  但是这个念头之后,我浑身都僵住了,手哆嗦着身下我的身下,从底裤边缘里扯出了几瓣黄色的花瓣,就是我梦中的那种花。

  我怕得从床上跳起来,脱下底裤,大口呼吸着,看着仅有的那两花瓣。我才刚到这学校,衣服都是之前在家里晒好的,家里也不可能会有这样的花瓣。而且这花瓣怎么就跟梦里的一模一样,难道是巧合?

  那个晚上,我也不敢睡了,就这么迷迷糊糊到了天亮。天亮的时候,我给我闺蜜打电话,说了这件事。她那边是用还没有睡醒的声音跟我说:“花是植物的生殖器,你丫的是做春梦了,想男人了吧。别吵我睡觉,要男人,自己想去,我又不是男人。”

  我真想狠狠拽她来打一顿。

  这种梦,我也只敢跟她这个闺蜜说,跟别人是提都不敢提的。

  那是我第一天在那山村小学上班,各种混乱,非常混乱。偏偏老校长叫我去带一年级。报名的时候,有些孩子连普通话都听不懂。我也不会说他们的方言,只能拉着比着来报名的。到了下午交表的时候,老校长才说,我写错了三个性别。三个女生,我写成男生了。这不能怪我,他们说话我听不太懂,而且几乎所有的孩子,都是衣服脏脏的,不是太短就是太长。头发几乎是全部一年级都剪成男生的发型。估计是父母觉得好打理吧。

  这一天,忙得要死,还是在学校里统一吃了干干的,辣辣的大锅饭,等我回到被称为宿舍的那能看到星星的屋里的时候,月亮都能从屋里看到了。还有猫叫春,在屋顶上跑着,又扒下一块瓦片。好在这几天看着不会下雨,要不,我就真的可怜得跟街上的叫花子一样了。

  喝了酒,有点微醺的老校长来看了看我,指着瓦顶说,今天老忙了,明天一定叫人帮我捡瓦。

  那天晚上,月光很明亮,月亮也是大半个圆了。老校长走了,我站在窗子前,看清楚了那个小土堆。我艹!那小土堆上竟然有花!昨天我记得我看的时候,那上面就是干枯的杂草。怎么现在就有花了?有花就有花吧,怎么还偏偏就跟我梦里梦到的那种花一模一样?这也太巧合了吧。

  看着那些花,我就想到梦中被那些花,钻到底裤里的感觉。头皮发毛!学校里那些老师还在喝酒,我就大着胆子,拿了学校大门背后不知道是谁的锄头,准备着去铲平那个土堆。

  从学校大门出去,绕过大半个学校围墙,就到了那小土堆前。那些花在月光下,显得特别的好看。我想到了闺蜜的那句话,花,是植物的生殖器。

  我手中的锄头始终没有锄下去,我站在那土堆前,看着那些黄色的小花在月光下跳舞。我的身后,好像有什么人靠了过来。他的手,摸上我穿T恤的胸前,手掌罩住我噗通跳跃的心脏,耳边还有着他的低笑声。

  那手很大,是男人!

  这个念头让我一下就清醒了,回身就巴掌扇过去。但是我打到的只是几朵在风中被吹起来的花而已。

  我的冷汗一下就下来了。闹鬼了!我的心里第一次有这个念头!我什么顾不上丢下锄头就跑回了屋子。

  屋子里月光明亮,窗子打开着,在外面还有着几朵被风吹起来的黄色小花。如果不是刚才那个感觉的话,我一定会对着这个画面说:“好美,小清新桌面哦。”

  现在我看着那些花,心里就发颤!我去他m的!那花,妥妥的闹鬼!

  我冲过去关了窗子,那窗子还是坏的,根本就关不严实,我就用一只水性笔来卡在上面。水性笔也起不到什么作用,然并卵而已。

  我都不知道我那个晚上是怎么睡着的。我他m的,竟然被花给调戏了!而且那该死的花,还偏偏被印刻上了什么生殖器的标志来。恶心!

  我躺在床上,迷糊间,感觉到了手腕上有什么东西在爬动。本来就是撑着眼睛不敢睡,却控制不住的迷糊的状态,给整个感觉一下就惊醒了过来。在昏黄的灯光下,我看到了我手腕上爬着的东西,那是绿色的藤蔓,就是窗外的那种。带着小小的刺,戳得我皮肤有些微微的刺痛。

  “啊!”我叫了起来,拼命的挣扎,我才意识到,我的手腕脚腕都被这些藤蔓给绑住了。我越挣扎就绑得越紧。

  我惊恐地哭喊着:“放过我,放过我!别这样对我!放过我吧。”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那些藤蔓却丝毫没有放过我的意思,越绑越紧。

  昏黄的灯光下,那些黄色的小花在我身上挪移着,扫过我的脸,我的脖子。我惊慌着不停的颤抖着,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花朵钻进了我的衣服中,钻进了……我的身体中。

  我痛得只会哭,在这山村小学,却没有任何人能来救我。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