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灵异 → 我的美女鬼姐姐

我的美女鬼姐姐

小巫见大巫 著

完本免费

  《我的美女鬼姐姐》讲述的是主角我生来绝阳,又身具阴阳眼,是天生撞鬼的体质,爷爷为了救我,请了一个八字相反的女鬼住进我的体内封住阴阳眼,因为女鬼的勾引,破坏了体内的封印。
      大家都走路都路过过坟地吧,这里我奉劝大家一句,以后走路绕过坟地,尤其是晚上,否则很容易把东西带回家……    我从小在乡下长大,村里人传统守旧,爷爷说我的体质不是很好,八字纯阴,又是绝阳体,阴气太重,天生就是撞鬼的体质。所谓绝阳,就是天生阳气极为稀少,阴气极盛。在中医上叫做“阳绝”,人体上关口、寸口和尺脉,只能感应到寸脉上的搏动。  &nb......

256.7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0/11

在线阅读

    《我的美女鬼姐姐》讲述的是主角我生来绝阳,又身具阴阳眼,是天生撞鬼的体质,爷爷为了救我,请了一个八字相反的女鬼住进我的体内封住阴阳眼,因为女鬼的勾引,破坏了体内的封印。但毕竟这女鬼与我一起多年,也修出了一些人性,因此上当我有危险时,还是会帮我挡上一档,所以虽然生活中处处危机,倒也活了下来。

免费阅读

    大家都走路都路过过坟地吧,这里我奉劝大家一句,以后走路绕过坟地,尤其是晚上,否则很容易把东西带回家……

    我从小在乡下长大,村里人传统守旧,爷爷说我的体质不是很好,八字纯阴,又是绝阳体,阴气太重,天生就是撞鬼的体质。所谓绝阳,就是天生阳气极为稀少,阴气极盛。在中医上叫做“阳绝”,人体上关口、寸口和尺脉,只能感应到寸脉上的搏动。

    为此我专门问过爷爷,什么是天生撞鬼的体质?爷爷就打了一个比喻,就说我,哪怕只是出门上个茅厕,都有可能碰到鬼。

    于是我就问,如果我真的在上茅厕的时候碰到鬼的时候该怎么办?我是该先擦屁股呢还是该问问它是谁?

    爷爷听后照着我屁股踹了一脚,说我该先搂裤子,不然逃走的时候准被绊趴了。

    这还没完,拥有这种体质的我,还偏偏有一双阴阳眼,而且我这双阴阳眼还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据说我娘在怀我的时候,就经常看到一些脏东西,导致她后几个月连大门都不敢迈出一步,生下我后的头三年,还是时不时会见到一些,这都是因为我的缘故。

    听说这种情况后我就感觉非常纳闷,人都说儿子遗传母亲的某些特点,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母亲遗传了儿子的某个特点,这听着咋就这么怪异呢?

    不过这件事情在王家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后来还有人说我天生是个妖孽,这种人在古代是要被烧死的。结果,那人被我爷爷扛着铁锹顺着村庄追了十几圈,牙都打掉几颗。

    不过我在村子里面还真是比较特殊,从来没有小孩愿意跟我玩,也不用去上学,都是爷爷将教书的老师请到家里教我,到我九岁的那年,我第一次见识到自己的特殊。

    王家岗的东北角有一块高地,比村子要高出那么五六米,中间是一口老井。

    这口老井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原本是我们村子里的风水象征。据说头些年有人家的孩子掉进去过,当大人赶过去的时候,发现孩子被一朵水莲花托在水面上。有人说,井底住着一条得道的老蛇,保佑村民的安全。

    但是在十多年前,这口老井突然被封上了,用一块大石板压着,上面写满碑文。

    这天下午,我趁着爷爷和母亲不注意,悄悄从后门溜了出去,平时他们都看着轻易不让我出门,这次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机会,开心的像个小燕子一般,在村子里面到处的乱转。

    和我一起的还有我的玩伴虎头,人如其名,长得虎头虎脑,是整个村子里唯一一个愿意跟我玩的小孩。

    不知不觉,两个人便来到高地处,这里地处村子的边缘,平时很少有人过来,而到了傍晚和晚上,就更加没有人来这里了。

    我们上了高台,远远便看到那口老井和上面的大石碑,上面还有一个小石头房子,里面还摆放着一个小石人。当时我就觉得这个小石人蛮有趣,盘坐在小房子里面满头都是疙瘩还笑眯眯的,应该哭才对。

    两个人玩了一会感觉有些困倦,便靠在老井的边缘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缓缓醒了过来,已经是快到傍晚,身边的虎头也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睡醒了自己回家去了。

    一转身,突然发现身后的石碑上面坐着一个人,这是一个女子,穿着一身红衣服,笑起来像朵桃花似的非常好看。

    “小弟弟,你帮姐姐一个忙好不好?”女子突然向我说道。

    十来岁的小孩子本来就处于不识好歹的年纪,你看这小姐姐生的漂亮还和蔼可亲的样子,就像母亲年轻时候的老照片一样,便下意识点了点头。

    小姐姐听后大喜,指着那石头房子里面的小石头人说道:“你能不能帮姐姐把里面那个小石头人丢掉?”

    这个小石头人我也早就看不顺眼了,满头是疙瘩还笑眯眯的,应该哭才对。当下便走过去,将那石头人拿出来丢下了高台。

    小姐姐顿时笑的花枝乱颤,伸手在我头上摸了摸,“小弟弟,看你这么乖的份上,我带你到我家里去玩好不好?”

    我点点头,然后任由小姐姐拉着我的手,就在转身的时候,斜里走出一道人影,是个穿着青衣的老道。

    “孽畜,十年前贫道一时心善饶你一命,没想到你劣性不改,还敢出来害人,看来今天留你不得。”说完,便见那人随手一挥,一道金光便直射过来。

    我下意识闭上双眼,等再睁开的时候,眼前只剩下那个老道,小姐姐已经不见了。

    看到似乎很满意的捋了捋自己的胡须,缓缓走到我面前,笑眯眯的看着我。

    “小娃娃,你可知道,刚才我救了你一命吗?”

    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空空如也的身后,嘴一撇,眼泪哗哗就流了出来,“你是坏人,你把小姐姐弄没有了,你还我小姐姐。”

    老道一听,气得吹胡子瞪眼,骂道:“好个不识好歹的小娃娃,你可知道,刚才那个女子,乃是一条修炼了数百年的赤蛇精,十年前害得你们村子好几个人丢了性命,乃是贫道施法将她困住,然后又用释迦牟尼像将它镇压在这里。你这小娃娃不仅放出这个妖孽,还将贫道的一番好心变成驴肝肺,真是气煞我也!”

    这时我才知道,那满头疙瘩的小石人原来是佛像。但我根本不听他解释,干脆坐在地上哭起来。“你就是坏人,你还我小姐姐。”

    “哼,小娃娃,莫以为贫道是个好脾气的人,贫道生来就受不得这种冤枉,既然你不识好歹,那就别怪贫道施展手段了……”老道说完,将手伸进自己的口袋,然后满脸阴沉的看着我。

    我有些害怕了,刚才看到他发出那道金光前,就把手伸进了口袋,莫不成他要把我跟那小姐姐一样变没了?

    就在这时,老道猛然伸手,直接向我的脑袋点来。

    我吓得惊叫了一声,但是老道的手只停留在我的面前,我一看,他手中还拿着一根东西。

    “嘿嘿,小娃娃,你要是不哭,我就把这芝麻酥糖给你吃,好不好?”

    我眨了眨眼睛,然后头一扬,高傲的抬起下巴。爷爷告诉过我,好男儿要有骨气,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就凭一根芝麻酥糖就想收买我,根本是不可能的。

    但是,当老道又掏出一根芝麻酥糖后,我的高傲就彻底阵亡了,倒在了他的“甜蜜”攻势下,顿时间,老道在我心里的地位,很快就超过了漂亮的小姐姐。

    我将老道带回了家,爷爷一看大吃一惊,急忙将老道迎了进去。

    原来爷爷和老道真的是认识的,之前老道说的事情也是真的,那条蛇精就住在那口老井里面,十多年前,刚修炼有成出来作恶,一口气吃了五个人,后来被路过的老道镇压在那井底。

    听说我闯了祸事,爷爷一怒之下,将我吊起来打了一顿,好在有含泪的母亲和老道的阻拦下,才没有被打的皮开肉绽。

    老道说,其实这件事情也不能怪我,关键就是我这双眼睛。所谓:妖无形,鬼遮脸。那蛇精被镇压在井底,一般人看不见的,只有我这双贯通阴阳的眼睛才能瞧得见。

    老道这次来,一是为了那条赤蛇精,二就是为了我。

    我天生八字纯阴,又是绝阳体,再加上一双阴阳眼。这种体质,最容易被鬼上身,年龄越大阴气就越重,到了十二岁正好是一轮的时候,就会达到极致,那时,对于那些鬼物来说,我就相当于唐僧肉,到时候方圆几十里内的鬼怪都会被吸引过来,恐怕那时整个村子都会跟着遭殃。

    爷爷听后赶紧追问,有没有什么破解的办法?老道想了想后说道:“你孙儿这双眼睛比较特殊,它不是一般的阴阳眼,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只要封住阴阳眼再增加点阳气就行了,但你孙儿这双眼等闲是封不住的,得靠机缘,为今之计只有一个方法。”

    “什么方法?”爷爷问。

    “请鬼。”老道说道。

    老道说的请鬼,就是找一个八字和我正好相反的鬼,必须是个女孩,还必须是没有成婚的,也必须是绝阴体,用特殊的方法将其寄养在我的阴阳眼中。纯阴纯阳,绝阳绝阴,童男童女,一生一死,这样就可以阴阳调和,保我平安无事。

    爷爷一听,就犯愁起来,这八字纯阴的体质不好找,同样的,八字纯阳的体质也不好找,而且还那么多条件,必须是已经死去的没有成婚的绝阴女孩,这上哪里找去。

    老道却胸有成竹,说孤阴不生,孤阳不长,我这种体质不是无缘无故生出来的,有阴必有阳。然后拿出一个人偶,背面刻着与我相反的八字,用红线一头拴着人偶另一头拴在我的中指上,又将我的中指扎破在人偶的眉心处点了一下。

    最后他将这个人偶塞进我的怀中,让我时时刻刻带着它,从第二天开始,每天选择一个方向走四个小时,然后再返回,途中不管遇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要理会,更不能弄丢人偶。

    等八个方向都走过之后,就把这个人偶供奉在我睡觉的房间,每天用我的一滴血和一炷香去供养它,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就能大功告成,到时候就能撤掉这些,我也能恢复正常的生活。

    爷爷大喜,送别了老道之后,就将我关进了房间,然后他和母亲轮流来看守我,就怕我把人偶给扔了。

    第二天傍晚,爷爷就按照老道的交代,拎着一个篮子拉着我出了门。

    一路上见到孤坟就烧纸,遇到坟头就祭拜,走了整整四个小时,停下后对着所走的方向磕三个响头,然后再原地回走。

    开始一连七天都平安的度过了,到了第八天,傍晚后爷爷带着我往西方走,这是最后一次,只要平安度过这一次,事情就完成了一半。

    刚过两个小时,前方就出现一个村庄,离得老远就能听到人说话的声音,人头攒动的,非常热闹。

    这让喜欢热闹的我变得非常高兴起来,走了好几天,也就是第二天才碰到一个村庄,不过那天我们走到那里的时候,村庄里的人都睡觉了,只有狗不停的叫唤,非常讨厌。

    这次不一样,人多,也没有听到狗叫。

    很快我们就来到那村子的外面,这里的房子盖得有些乱,家家户户的人都站在大门口,原本都在说话,看到我们祖孙二人后,都停止聊天,转头看着我们。

    我感觉有些奇怪,便向爷爷说道:“爷爷,刚才他们还说说笑笑的,这会怎么都板着脸了?难道他们不喜欢我们吗?”

    爷爷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抓住我的手,我感觉他手心里都是汗水,不知道是不是走的时间太长了被热的。

    “爷爷,你看,他对我笑呢。”我指了指一处角落,那里有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小女孩,站在一个中年妇女的身旁,正在向我挤眉弄眼。

    我也朝着那个女孩挥了挥手,可就在这时,那个小女孩突然伸手把自己的眼球抠下来,用力丢向我。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