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都市之地府判官

都市之地府判官

步长歌 著

连载中免费

都市之地府判官全文讲九龙锁魂珠?那是什么? 有了它就可以开天眼、见命火、审阴阳? 这么牛逼的东西你咋不自己留着呢? 就因为你和我有缘? 不过……听起来不错, 那我云洛川就去看看你所说的这个世界吧!

20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3/19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都市之地府判官全文讲九龙锁魂珠?那是什么? 有了它就可以开天眼、见命火、审阴阳? 这么牛逼的东西你咋不自己留着呢? 就因为你和我有缘? 不过……听起来不错, 那我云洛川就去看看你所说的这个世界吧!

免费阅读

  “我……不是死了么?”

  云洛川从寒冷黑暗的房间中醒来,陷入一种撕裂般的头痛中不可自拔。

  在他最后的记忆里,是一双粗粝而冰冷的双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在窒息的恍惚中看到一寸寒芒划过,血花飞舞,自己便陷入了长久的黑暗。

  因为长久缺氧的缘故,导致自己的大脑受到了一定的损伤,云洛川赫然发现,自己除了知道自己的名字以外,什么都记不起来。

  正在他苦苦思索的时候,却被远处一个身穿黑衣的中年男子遥遥望见,云洛川在这陌生的环境中忽然发现其他人,下意识的想去打声招呼,谁知那黑衣男子却一脸震惊,片刻之后,那种震惊变成了一丝狠厉,他从腰间掏出手枪,朝着云洛川猛地射击,而口中则大声呼喝道:“快来人啊!他妈的,诈尸啦!这小子……果然邪门!”

  云洛川客套微笑的表情凝结在了脸上,他听到巨大的枪声,瞬间窜了起来,推倒自己身下简陋的木床,以此抵挡着黑衣人射过来的子弹,但明显毫无用处,手枪子弹那强大的动能瞬间瓦解了云洛川的防御,立时间,湿热的鲜血从云洛川胳膊上流出,染红了他半边身子。

  他双手抱头,毫无办法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不禁哀叹道:“又……要死了吗?”

  又?为什么要说“又”?云洛川荒谬的想到,难道生与死对我而言,只是一个蹩脚而又无趣的游戏……吗?

  只是在他没注意到,自己的右手腕上,一串由九颗神态各异的龙首串成的手链,隐隐约约的散发着光芒,神异非常。

  他躲在这破旧的木制床板之后,耳听得外边的枪声越来越密集,而各种各样的呼喝声此起彼伏,似乎被黑衣男人招呼了一声,这周围所有的人都聚拢了过来。

  而云洛川的身上,则不知道中了多少枪,但对于云洛川来说,那些子弹击打在自身时,完全没有自己认知中那种痛感,有的只是湿腻腻暖呼呼的血顺着皮肤蜿蜒而下的触感,而到后来,似乎是无血可流,更是连那种触感都消失不见了。

  但云洛川丢失的记忆,似乎随着自己这奇异身体的自我修复,缓缓流回了脑中。

  云洛川,靖海市靖海理工大学计算机系大三学生,无不良嗜好,样貌学习身高都是普普通通,在大学里,是最低调的一批人。唯一与他人不同的地方,也就是父母早亡,是在孤儿院长大的而已。

  记忆到此戛然而止。

  一个懒懒散散的声音无端切入了他的脑海中,他问云洛川道:“你想死吗?”

  云洛川一惊,而后缓缓的朝着黑暗摇了摇头。

  “那就听我的,一会他们围上来,你就朝着门外跑,不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停下来,出去以后,听我的调遣。”

  云洛川听话的闭上了眼,就地一躺。

  不管这个声音是在骗他也好,是在帮他也罢,总不会出现更坏的局面了。

  慢慢的,他听到耳旁的枪声渐渐凋零,一阵淅淅索索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渐渐来到自己身边。

  “李老大,你说这小子,这次是真、真死了吧?”一个粗糙的声音带着微微的胆怯,不知道向谁问道。

  云洛川眯着双眼,看到那个声音的主人,一个带有年近中年独有的肥胖体型的男人。

  “被咱们的重火力扫射了三分钟,就是神仙来了也得跪!”一个沉稳声音缓缓说道,他的皮靴踏地的声音传来,云洛川慌忙闭上了眼睛,不一会,他便觉得觉得有东西在踹着他的肋骨:“你看,除了脑浆子,全身的血都流完了,这次他能活过来,老子就去灵隐寺烧他妈的十炷香,信他娘的佛!”

  “那就好、那就好!”一开始询问的中年男人安心的说道。

  一旦知道安全下来,那个声音又恢复了原本的蛮横霸道,云洛川感觉自己头上被狠狠踩了两脚,却听他道:“徐三儿、徐四儿,来啊,去把这王八东西拖出去埋了。”

  中年男子回过头来,一脸气愤的对李姓男子道:“他妈的也不知道从哪来的瘪犊子,先是在咱爷们‘出肉’的时候吓他妈老子一跳,刚才又他妈诈尸吓你刘爷,不给你喂狗算便宜你了!对不,大哥?”

  “够了,人死都死了,就别折腾他了。三儿!四儿!埋人的时候利索点……还有,给他树块牌子吧,都是爹生娘养的,以后咱们不在这混了,人家家里找来,也算是有个归处。”

  “大哥,要是条子找上来,可是给咱们自己添麻烦啊!”

  “行了,刘,咱们是贩毒,不是杀手,有些事能少做就少做吧……三儿、四儿、去吧!”

  “是,李爷。”

  云洛川感觉被两个人抬了起来,摇晃着来到门口,耳旁渐渐没有了嘈杂的声音,他猛地睁开了眼睛,才发觉已在门外,两个身穿便服的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正抬着自己的“尸体”奋力向前。

  云洛川一挣力,从他们手中挣脱出来,而抬着他的两个年轻人看见刚才‘诈尸’的尸体又再次活了过来,不禁骇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哆嗦起来。

  “跑啊,别愣着”脑海里那个声音又再度响了起来,也不知为了什么,云洛川总觉得那声音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让他无端的信任。

  “向那跑?”云洛川问道,他极目望去,却发现在黑沉沉的夜里,根本看不清道路,只有远处的几点灯光,才能让人知道这是一个小山村。

  “向后山跑!”那个声音指示道。

  云洛川听到了身后有枪声响起,知道是抬尸二人组回去通报了此事,来了追兵,不禁撒开丫子,朝着脑中声音所指示的方向跑去。

  边跑在路上,他那记忆便一点点回到了自己的脑海中,云洛川这才想起自己怎么会在这里。

  原来今天学校实训,下课后自己路过酒吧时,不小心看见了毒贩交易毒品,出于廉价的正义感,自己报了警,却被毒贩的暗桩发现了,才被人敲晕了带到这个偏僻的小山村,被他们所谓的李老大用匕首捅穿了脖子。

  那……我不是死了吗?

  云洛川忽然停了下来,在村外的小池塘边,借着淡淡的月光,他看见了现在的自己。

  一个青年出现在自己眼中,但那已经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人了。

  全无血色的脸庞上,巨大的创口占据了半张脸,身上的T恤牛仔裤破破烂烂,无数的伤痕累计起来,浑身上下满是烧焦的血肉,恐怖至极,而他浑身上下唯一完好的东西,可能就是他手腕上的那串黑曜石制成的手链了。

  他用力挤着自己肩膀上最大的一处伤口,却发现没有一滴血流出,想来是浑身的血液都已流尽了,可这些触目惊心的伤口并未给云洛川带来痛感,现在的他反而沉浸在一种异常冷静的状态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云洛川细细思考着,自自己醒来,身上所中的子弹,足以把一头大象打成蜂窝,而自己不但没有就此死去,身体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恢复着。

  难道真如那帮人说的,自己是一个……妖物?

  “继续跑,不要停,他们追上来了。”脑海里那个声音有些焦急,尽力催促道。

  云洛川抛下心中的奇异感,继续奔跑着,他感觉不到疲劳,终于在追兵赶到前,来到了这个小山村的后山。

  那是一片古老的坟岗,世世代代的村里人将他们的祖辈埋葬在此处,整片土地荒草蔓盛,有的墓碑因无人打理,横陈在此,显得凄凉阴森。

  就在这一片幽暗中,一个灰蒙蒙的人影突兀的站在当地,一见到云洛川,连声抱怨到:“怎么来的这么慢?”

  “我来的……慢?”云洛川迷茫的问道,“你又是谁……”

  “啧啧……又来了?为什么每次都要让人打中你的脑前叶额?每次都和个傻子一样丧失记忆,跑回来问东问西……”

  “哎……算了,”那影子来到云洛川面前,伸出手指抵住云洛川的额头,刹那间化作一股水流般的光束,流进了云洛川的身体。“毕竟我便你,你便是我,数落自己又有什么用呢?”


下一页

查看全文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