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将门医妃

将门医妃

一盏风存 著

完本免费

将门医妃是一盏风存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是慕子衿。蕙质兰心,满腹才华的将门庶女,嫁给满腹权谋算计,不受宠的三皇子。 她护他,他防她。 她爱他,他负她。 当他幡然醒悟时,她却为他徘徊生死之间,病入膏肓。 “活下去,我允你一事,否则,大将军府和相府将血流成河!” 沉稳腹黑,算无遗策的三皇子,从未说过,他的心,早已为慕子衿着迷。 恨入骨髓、宠如心魔,且无药可医。

13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7/04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将门医妃是一盏风存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是慕子衿。蕙质兰心,满腹才华的将门庶女,嫁给满腹权谋算计,不受宠的三皇子。 她护他,他防她。 她爱他,他负她。 当他幡然醒悟时,她却为他徘徊生死之间,病入膏肓。 “活下去,我允你一事,否则,大将军府和相府将血流成河!” 沉稳腹黑,算无遗策的三皇子,从未说过,他的心,早已为慕子衿着迷。 恨入骨髓、宠如心魔,且无药可医。

免费阅读

   有一种蛊,名曰“噬心”。
  是苗疆之地的一种邪术,据说豢养此蛊,须得是在女性婴儿刚出生时,便把蛊母种于婴孩体内,作为供体,若动了情欲之念,此蛊便会反噬,噬心挫骨,生不如死,而被下蛊之人,一旦动了情念,更是如万箭穿心,不得片刻安宁,中蛊之人被下蛊之处会出现一条红线,当红线蔓延至心脏,病人便会力竭而亡。
  睿王府上。
  慕子衿看着床上原本眉眼如画气质高华的男子,如今被噬心之蛊折磨得气若游丝的样子,心没来由的被蛰了一下。
  但是看着他床头与旁的女子十指紧扣的样子,她只是淡淡一笑,这一笑,竟像是盛放之后的鲜花,转瞬之间,便苍凉了许多。
  “我知道你医术了得,救他!”那个女子回头,目光如矩的看着慕子衿,尽管此刻心急如焚,可未损女子半分美容,那精致姣好的五官,再配以如今的模样甚是楚楚。
  何絮儿。
  这个女子呵!
  慕子衿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
  虽说她贵为睿王府的主母,床上这个男人的妻子,可是与何絮儿相比,她反而更像是个外人。
  何絮儿为睿王付出一切,如今这般模样,竟让她这个情敌生不出半分怨恨。
  情敌?
  慕子衿忽而笑了,她算是情敌么?
  自然是不算的。
  “贤妃娘娘可知……我若要救他,须得搭上自己的命……”慕子衿幽幽开口,语气中有说不清道不明的苦涩。
  听得“贤妃“一词,何絮儿的身体蓦然僵了一下。
  “我爱他,你亦爱他,我能为他做到这个程度,你亦能……”真不愧是贤妃,说话端庄委婉,即便是指责,都说的如此委婉。
  “可他爱你,所以你值得……”慕子衿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亦会如此善妒。
  ……
  一阵难言的静默之后,病榻之上的睿王忽然吐了一口鲜血,那妖艳的红刺得何絮儿心里一痛,刺得慕子衿心里一凉。
  “求你,救他!”
  哎!慕子衿长长一叹,罢了,既是命,何须挣!
  “把他衣衫解了,扶他坐好!”慕子衿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没再多看一眼旁的人。
  何絮儿走过去解了睿王的衣衫,睿王侍卫刚哲扶了他坐好,慕子衿看了一眼睿王胸前那不断往心脏处游移的红线,终是不忍,取了银针封住了睿王胸前膻中穴和身后灵台穴。
  慕子衿深深的看了一眼睿王,对刚哲说,“我今日为他过了蛊后,你不必寻大夫与我治病,这病无药可医!”
  “王妃……”纵是刚哲这般木讷刚强之人,似也不忍子衿如此万念俱灰。
  “不妨事,我生亦无可恋,可他却还有大好河山,还有如娇美眷!”慕子衿说起“如娇美眷”四个字的时候,语态平和,了无波折。
  刚哲不语。
  何絮儿亦不言。
  慕子衿又说,“待睿王醒后,每日还需用鸡蛋为他驱余毒,方法是取穿有红线绣花针一枚,扎于鸡蛋尖头,并以红线绕之,从头到脚用鸡蛋滚过全身每一处,一日三次,每次鸡蛋用后需放置于盛有糯米的瓮中,三日后取出银针,将鸡蛋焚烧,如此反复,直至余毒清净。”
  慕子衿的声音飘飘渺渺,何絮儿与刚哲凝神听之。
  子衿福了福身,道了一句,“睿王殿下,得罪了!”
  说完便以唇咬住睿王胸前红线,并吮之。
  她这是要……
  难怪她说要过蛊,原来竟是要把睿王身上的蛊毒过到自己身上。
  方才她那一声“睿王殿下”便是斩断了她与睿王之间三年夫妻情分么?刚哲有些不落忍。
  而何絮儿,只是静静的看着,不言不语。
  大约一刻钟后。
  睿王胸前红线慢慢消退,从胸前一路回退,退至手腕处时,子衿一面吮着毒,一面取了银针封了他手腕处的曲池穴。
  睿王痛苦的神色方得缓解。
  何絮儿一颗心全放在睿王身上,刚哲扶了睿王躺下,回头却见慕子衿摇摇欲坠,刚哲闪身到子衿那处,说了一句“得罪了王妃!”便将子衿搂住,让她免于跌落。
  可此时,慕子衿早已虚脱,哪还顾得上这许多矜持。
  刚哲看了子衿面色,只见一条红线隐隐约约从慕子衿下颌处慢慢往心脏游走。
  “你这便送她回去琉璃阁安歇吧!”何絮儿没有看慕子衿,只淡淡的说。
  可一向木讷的刚哲此番居然没有听她一言,而是将慕子衿放到睿王榻上,冷硬直言,“我家王妃,理应居于王爷榻上。”
  “呵,何必呢?她生前未得崇睿半分宠爱,你又何必污她清白!”若是这样的话从旁的人口中说出来,或许子衿不会如此不堪,可偏偏,是由何絮儿嘴里说出来。
  睿王,果真是个情深意重的人呵!
  恍恍中,慕子衿似乎察觉到身旁之人动了一下,她挣扎着想让刚哲把自己带走,可噬心的毒性太强,她不如崇睿有功夫防身,此番疼痛,却终是让她堕入沉沉黑暗之中。
  崇睿缓缓的睁开双眸,因染了病,那平素深如古井的眸子,如今竟有几分说不清的混沌,似慵懒,似疑惑。
  他首先看到立于床边的何絮儿,然后……
  “她……”转过头去,便见慕子衿双眸紧闭着,沉沉的卧于他左侧,崇睿不是不惊疑的,这个女子她恬淡恪守,知道崇睿不喜欢她,她亦从未靠近他半分。
  刚哲“砰”一声笔直跪下,“殿下,王妃为您过了蛊,她……”
  “如何?”睿王开口,昏迷了十二个时辰的他,嗓子干涸,说话的嗓音低沉破碎,却依旧沉稳。
  “无药可医!”刚哲将慕子衿的话,原数说给崇睿。

下一页

查看全文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