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空姐的诱惑

空姐的诱惑

猪爬树 著

完本免费

猪爬树小说空姐的诱惑是一本现代职场辣文,主角叫秦兰赵刚,我的老婆是一个非常传统保守的女人,可有一天夜里她从外面回来,我发现她有点奇怪,脸上红红的,而且罩也不见了。

78.6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9/05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猪爬树小说空姐的诱惑是一本现代职场辣文,主角叫秦兰赵刚,我的老婆是一个非常传统保守的女人,可有一天夜里她从外面回来,我发现她有点奇怪,脸上红红的,而且罩也不见了。

免费阅读

 我的老婆是一名美艳的空姐、身材高挑、月匈丰满、臀圆翘,大长腿,可以说是万里挑一的女神。

  我老婆叫秦兰,在东方航空公司上班。

  很多人都羡慕我有个当空姐的老婆,每次带着我老婆出去逛街,总会吸引很多男人的目光,那目光中的火热隔着十米远的距离,我都能感受到。

  当然,他们不是在看我,而是看我的老婆,甚至在脑海里还想着和我的老婆发生点什么。

  不过他们也只能想想,而我却时常这样干!

  我喜欢秦兰穿制服的样子,每次看到我总是血脉喷张,非要大干一场才行。

  只不过秦兰很保守,每次做那事的时候,都是要我关了灯才给做,我们结婚三年多了,我连她的身体都没怎么看到过。至于其它的那些,就更不用提了,这点让我很郁闷。

  我自己在市中心医院上班,是一名手术室的麻醉医师,工资不算太高,但很稳定。我们的小日子过得非常幸福,唯一的遗憾就是我们结婚三年多,因为我自己精zi成活率低下,一直没能要个孩子。

  虽然没有孩子,我们的感情却反而更加亲密,结婚三年多一直如胶似漆。

  按说这样的生活,我应该非常满足才对,可是,我现在却满腹心事,焦灼不安,因为我发现妻子秦兰,似乎出、轨了。

  那天碰巧我轮休,秦兰是傍晚回来的,一进门就一脸疲惫的样子,就连月兑高跟鞋都月兑了三次。

  我赶紧走过去,怜惜的扶着她的小蛮腰,关切的问:“这一趟怎么这么久?足足五天没回家,累坏了吧!”

  秦兰换上拖鞋,疲惫的说:“飞了趟长途,没办法。”

  我关上房门,然后就迫不及待的抱住妻子,几天不见,我早就想的快疯了。

  我口勿着秦兰白皙的脖颈,双手开始熟练的钻进秦兰的衣服,秦兰穿的正是那套白色衬衫,黑色短裙制服,我早就熟悉这套制服的每一个洞口的位置。

  可是,秦兰却推开了我,白了我一眼,呵斥道:“你猴急什么,我先去洗个澡,身上脏死了,这次飞完长途,可以在家休息三天,有大把时间让你折腾的。”

  看着秦兰疲惫的摸样,我心中一疼,对啊,老婆才下飞机,还没休息一下我就要折腾她,我真是有异性没人性。

  男人就是这样,那股冲动一上来,就变成了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我赶紧给秦兰道歉,抱着她柔软的身子说了一些贴心的话,直到把秦兰逗得在我怀里咯咯笑了起来,我才放开她让她去洗澡。

  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不过脑袋里面全身秦兰洗澡的摸样,按说我们结婚三年多,都老夫老妻了,早就过了激、情期,但我觉得我现在就跟刚结婚那会没什么区别,估计可能是因为秦兰比较传统保守的缘故,洗澡不让我看,做那事要关灯,因此秦兰的身体对我来说还是非常神秘的。

  等到秦兰从浴室里出来,身上批了一件粉红色浴袍,平常盘起来的长发完全披散下来,湿漉漉的垂在腰间,莲藕似的玉璧上还有没擦干净的小水珠,整个一副芙蓉出水图。

  我立刻跑了上去,一把抱起秦兰,不顾秦兰的挣扎,就大步跑向卧室。

  早就已经GG耸立的我,直接扑了上去,贪婪的嗅着老婆身上沐浴露的香味,双手已经伸进了秦兰的浴袍。

  “赵刚,你能别这么急吗?先去把窗帘拉上啊!”秦兰挣扎着抬起头,幽怨的瞪着我说。

  我家在八楼,对着卧室窗户的地方是一片空地,根本没人能看到,不过我知道秦兰保守,不拉窗帘怕她心里有障碍,影响情调。

  我万分不情愿的像个马猴一样跳下床,一把拉上窗帘,然后嘿嘿笑了一声,说道:“现在可以了吧!”

  可是秦兰却说:“等一会,现在天还亮着呢。”

  我们结婚三年,只有在夜里秦兰才让我亲、热,而且还是要关了灯进行,我一直都尝试着能改变她的传统思想观念,不然守着这么一个美艳的妻子,却日复一日的重复着一个姿势,要是说出去被别人知道了,肯定笑我S逼。

  我喘着气说:“好老婆,你都五天没进家了,今天就破例一次吧,你看,我都已经快爆炸了。”

  我拉着她的手,让她感受到我的jian挺与火热,秦兰有些害羞,赶紧把手缩回去,不敢看我的眼睛,但却依旧坚持说:“那也不行,等天黑。”

  我要是真听了她的话,那我还算个男人嘛?不过对待自己老婆,也不能硬来,更何况是这么美艳的老婆。

  我一脸严肃的说:“老婆,你要知道如果男人在这种时候得不到满足或者中途停止,会对身体造成伤害,你不会是想害我以后都不举吧?”

  说完我又提醒她:“你知道的,我可是一名医生。”

  秦兰犹豫了,看着我神情有些挣扎,最后还是对我的关心战胜了她的传统观念,“现在做也行,但不能偷看。”

  我当然一口答应下来,真到动情处,她哪里还顾得上监督我偷不偷看。

  我解开秦兰睡袍的带子,将秦兰的睡袍往上一撩起……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