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历史 → 大清神鼎

大清神鼎

张葆海 吴学华 著

连载中免费

大清神鼎小说全文讲羽翼未丰的咸丰皇帝、权倾朝野的一品亲王、机警乖巧的安德海、极具城府的曾国藩、胸有大志的李鸿章、一身豪气的捻军首领、咄咄逼人的外国公使、明哲保身的古董商人,还有那凄楚哀怨的红颜知己……看区区七品翰林陈介祺如何周旋于各类人物之间?游戏到最后,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2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6/04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大清神鼎小说全文讲羽翼未丰的咸丰皇帝、权倾朝野的一品亲王、机警乖巧的安德海、极具城府的曾国藩、胸有大志的李鸿章、一身豪气的捻军首领、咄咄逼人的外国公使、明哲保身的古董商人,还有那凄楚哀怨的红颜知己……看区区七品翰林陈介祺如何周旋于各类人物之间?游戏到最后,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免费阅读

  咸丰二年七月初六。

  壬子年、戊申月、丁丑日。

  宜:交易。

  忌:出行。

  今天是个做生意的好日子,可是德宝斋掌柜李振卿却高兴不起来,尽管外面骄阳似火,几乎可以将街上青石板晒透,可是他却打心底透出一阵阵的寒意。

  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面前那张紫檀木方桌上用红布盖着的东西,眼神中透出几许绝望。他扭过头,看了一眼坐在上首的那个白胡子老头,露出哀求的目光。可白胡子老头却微微闭着眼,手抚着那缕稀疏的山羊胡,一副置身事外的尊荣。

  在京城的古玩界,有谁不知高老爷子的大名?老爷子从年轻时候开始,就专吃掌眼的饭,人生几十年,无论是金银玉瓷,还是铜铁兽骨,见过的玩意儿千千万万,他从未走过眼,即便是一块春秋时期的烂木头,他也能一眼看穿。京城内外,无论是什么物件,只需老爷子一句话,那就是铁板上的钉子。

  当然,老爷子是泰山北斗,且在十年前就已经金盆洗手,整日安心养花弄鸟,不再帮人掌眼看货。据说老爷子当年欠李家上代人一个人情,李振卿一直没敢动用这层关系,今儿实在没辙了,才登门相请。

  高老爷子顾及旧情,人是来了,可看过桌上的东西之后,便没有再说一句话。

  李振卿心如乱麻,高老爷子没有吭声,在座的几个人谁也不敢说话,屋内静得几乎可以听见彼此的心跳。

  桌子上红布盖着的东西,其实就是一个铜鼎,李振卿在行业内混了几十年,自然认得那是商周之物,铜鼎的式样也很普通,左右两耳,深腹外鼓,三蹄足,口沿饰环带状的重环纹,造型端庄稳重。只是鼎腹内多了数百个阴刻的文字,正是那些文字,显示出此鼎的与众不同。也正是由于这一点,送货到京城来的西安宝和轩老板苏亿年,敢狮子大张口,要价四千两。而一般的商周古鼎,其价不过五六百两。

  此前,苏亿年已经当着另外几个老板的面,把话给说了,他正是看中德宝斋这块百年老字号的牌子,才把鼎给直接送进来的。言外之意,要是德宝斋不敢下(买货),那只好找别家。

  这是对德宝斋赤 裸裸的挑衅。

  德宝斋起家于乾隆初年,传到李振卿手上是第四代,是一家有着上百年历史的老字号。在京城琉璃厂西街的众多古董店铺之中,德宝斋的名气不算最大,但这百年老号的名头,可也小不到哪里去。

  上至亲王贝勒,下至七品翰林,不乏有德宝斋的常客,百年老号靠的不仅仅是店铺内的上等货色,当然还有一些生意上的手段。

  可是这样的手段,有时候却是一柄双刃剑。抢了别人的客源,自然就有了仇家。琉璃厂大街上下,有几家不将德宝斋恨得咬牙彻齿的呢?

  李振卿的目光在几位老板的身上扫过,或许苏亿年只是一个露脸的,干的是跑腿的活,真正的主角就在这几个人当中。

  古董这玩意,说白了,就是一个字,赌;赌的就是眼力和胆识,靠眼力和胆识吃饭。

  李振卿自认为眼力和胆识都不差,今日为了德宝斋的百年声誉,他被逼得没有了退路,只有背水一搏。一旦赌输了,他和德宝斋都将在京城消失。为了保险起见,他不惜动用那层关系,请来久不出山的高老爷子。

  眼见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时辰,高老爷子仍是眯着眼睛,把玩着手里那串紫檀木佛珠子,一副讳莫如深的模样。

  李振卿深深吸了几口气,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绝对不能让那几个老板看出他的心虚,尤其是古缘斋掌柜夏立祥。这夏掌柜并非善类,整天瞪着一双灰白的三角眼,总想着怎么算计别人。此人与惠亲王府有些关系,据说经常帮着王爷收藏一些世间极品古董。看今儿这架势,也是来者不善。

  坐在下首的苏亿年看了看众人,干咳了两声,才小心地说道:“李掌柜,您看时间过去这么久了,不如……”

  他说话的时候,拿眼睛瞟了瞟高老爷子。

  按京城琉璃厂古董行内的不成文规矩,要是让苏亿年把鼎拿出门,明天德宝斋就得关门。李振卿的眼中露出些许绝望,他站起身来,看了在座的人一眼,正要说话,却见门帘一响,从外面走进来一个约莫四十岁上下,穿着长衫的瘦高个子来。

  来人叫陈介祺,乃吏部尚书陈官俊之子。字寿卿,号簠斋。任翰林院编修,加侍读学士,人称陈翰林。

  陈介祺生于嘉庆十八年,自幼勤奋好学,聪颖强记。青少年时随父在京求学,19岁即“以诗文名都下”。道光十五年中举人,道光二十五年中进士,此后一直供职翰林院。他喜好涉猎各种文化典籍,尤其对于经史、义理、训诂、辞章、音韵等学问,无不深入研究,更是酷爱金石文字的搜集与考证,精于金石文字考证及器物辨伪,其名气之大,并不亚于高老爷子。

  李振卿如同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几步冲过去,抓住那人的手说道:“陈兄,您可算来了!”

  李振卿去请高老爷子的时候,也去了一趟陈府,可陈府的人说,陈翰林进宫去了,不知啥时候回来。

  那几个老板和高老爷子,陈介祺自然都认得,他看了他们一眼,无声地拱了拱手,算是打过招呼了。李振卿领着陈介祺快步来到桌旁,顺手扯掉那块红布。

  陈介祺看到铜鼎后,用一种狐疑而嗔怪的眼神瞪了李振卿一眼,似乎觉得这么一件普通的东西,有李振卿就够了,用得着摆下这么大的阵势?以他的脾气,若不是看在两人十几年交情的份上,当即转身就走。

  可是,当陈介祺走近了些,看到铜鼎内的阴刻铭文时,眼珠子登时大了,眼中闪过一抹不可思议的神色,脸上也露出惊异的神色,但随即消失不见。他心中暗叫惭愧,差点被这玩意儿打了眼(看走眼)。

  这鼎内阴刻的文字,与他之前见过的铸刻在商周青铜器上的铭文一样,而这样的文字,只有那一时期特定的青铜器物上才有,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有字的编钟与其他器皿,他见过不少,但是有这么多字的鼎,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陈介祺看到李振卿朝他使的眼色,顿时明白今天这阵势,看似平静却极为凶险,他默默地看了几眼鼎内的铭文,转身走到高老爷子面前,拱手道:“您老安康!”

  高老爷子与陈介祺相识多年,自然听得出对方的声音,他微微睁开眼,翻了翻浑浊的老眼,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挤出了几个字:“后生可畏!”

  就这四个字,在场的其他人似乎都听懂了。高老爷子能前来坐镇,是李掌柜面子大,真正帮忙掌眼的另有其人。

  高老爷子仍旧闭着眼睛,安心盘珠(把玩紫檀木佛珠子)。陈介祺转过身,再次细细观赏了那铜鼎一番,朝李振卿微微点了一下头。李振卿犹豫了片刻,左手伸向铜鼎。按行业内的规矩,他只需当众在铜鼎上拍了三下,这铜鼎已经属于德宝斋。

  夏立祥突然不阴不阳地说道:“李掌柜,您……难道就不怕打眼?”

  以很少的钱买了一个好物件,就是捡了大漏,反之则被骗,等于打了眼。一旦打眼,这百年老字号可就砸在今天了。夏立祥说话的时候,故意将那个“您”字拖音,似乎好意提醒对方。

  无论什么古董,价高价低没个定数,但终究离不开一个规律,那就是物以稀为贵。四千两买一个刻有这么多文字的铜鼎,铜鼎究竟值多少暂且不管,李振卿首先要保住的,就是这百年老号的牌子,有了陈介祺的那一点头,他心里有了些底气,朝大家拱了拱手,毅然在铜鼎上拍了三下。

  陈介祺微笑着对李振卿说道:“不知李兄是否愿意割爱?”

  陈介祺此言一出,李振卿登时露出万分感激之色,却又饱含着无限担忧,将四根手指在桌沿上碰了一下。

  李振卿吃下这件古董,若是输了,输的便是这百年老号,陈介祺此举,无疑将风险往他身上揽,赌上他的半世英明,帮李振卿保住这百年老号。这份朋友之间的仗义之情,全京城上下,没几个人能够做得到。

  事情到了这份上,便是李振卿与陈介祺两人之间的事,外人无权插手。不料夏立祥竟然不顾规矩,大声道:“我愿出五千两!”

  古缘斋有王府撑腰,财大气粗是众所周知的,可也不能不懂规矩。就在李振卿要说话的时候,苏亿年起身朝大家拱手道:“东西归谁,李掌柜说了算。明儿我在柳泉居请客,诸位务必赏光!”

  苏亿年这话等于扇了夏立祥一记耳光,夏立祥起身,恨恨地瞪了苏亿年一眼,连招呼都不打,拂袖离去。

  陈介祺从袖笼中抽出几张大面额银票递给苏亿年,同时说道:“这位兄台,东西归了我,钱自然我出,多出的一千两,算是给兄台的赏!”

  其余几个老板看得目瞪口呆,陈介祺打个赏就是一千两银子,这份豪爽,全京城上下更是没几个人。

  苏亿年接过银票,朝陈介祺打了千,感慨道:“以前只听说京城陈翰林重情重义,今儿总算见识到了!”

  陈介祺淡淡地说道:“听你口音是外地人,你得罪了夏掌柜,别在京城停留了,明儿请客的事就算了,赶紧走吧!”

  苏亿年从其他几个老板的神色中,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他谢过陈介祺,慌忙不迭地转身离去。

  陈介祺望着瘫坐在椅子上的李振卿,说道:“等会让伙计帮忙把这东西送到我家里,我还有事,先行一步!”

  陈介祺朝大家拱手,离开了德宝斋。此时的他并没有想到,他花了五千两银子买回来的商周铜鼎,日后不但改变了他的命运,居然还影响到了大清的国运……

  ?


下一页

查看全文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