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军事 > 《尖锋少年》在线阅读 > 正文 第5章 身世

第5章 身世

老部队 2940字 2019-01-13

    喀啦昆小镇的人命案应该马上就有人来处理了,但愿这里没有传播上李莫说的可怕的病毒,除了自己,阿莱古丽一家,还有姚大夫,不知道小镇上还有多少人和这些人接触过,如果自己没事,那些人就是安全的。尽管他的心里忐忑不安,可是现在他什么都不能说,什么也不能做,以免引起慌乱。但愿警察和医疗队早点到这里,喀拉昆可能会被封闭起来了。

    早晨,曾凡结账离开,像所有的住客一样,一分钱不多,一分钱不少,阿莱古丽默默的结完账,看着曾凡背着沉重的双肩包,像一个浪迹天涯的游子一样踏上了归路,禹禹独行的孤单身影,仿佛一阵风都能把他吹跑了,像他这样一个人来沙漠观光的人是从来没有过的,这个大男孩,心比草原上的汉子还要强大。

    走了半里多路,阿莱古丽骑着着一匹骆驼,牵着一匹骆驼撵了上来,她不放心曾凡一个人走这么远的路,她认为曾凡不雇车和骆驼是因为没有那么多的钱,要送曾凡一程。她和曾凡骑一匹骆驼,理由是曾凡根本就不会骑骆驼,她和他坐在一起才安全。至于带了两匹骆驼,那是她妈***主意。

    骆驼没有鞍子,铺了一张厚厚的毛毡,两个驼峰之间的空间有限,两个人坐在一起满满当当的,曾凡的鼻子满是阿莱古丽头发散发的淡淡的清香。还是头一次和一个姑娘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而且还是素昧平生,差不多完全陌生的人。

    曾凡很紧张,手都不知道放哪好,不时轻轻的在大腿上擦手心沁出来的汗。阿莱古丽也很紧张,身体有些僵硬,后背随着轻轻的颠簸,一贴到男子的胸膛上,禁不住有些颤抖,心里却是一种说不清的愉悦。一路上两个人很少说话,一个是大城市里的少年,一个是大漠里的花儿,萍水相逢,以后不会再有花儿与少年这样的机遇了。

    又走了能有十多里路,距离下一个镇子还有五十多里的路程,曾凡说什么都不让阿莱古丽送他了,这么荒凉的地方,她一个姑娘独自走这么远的路他更不放心。阿莱古丽虽然不舍也只能由着他,敢于独自一人走进沙漠的人,眼前的路对他来说就是一片坦途。她不知道这个瘦高的大男孩哪里来的勇气和力量,看样城市里并不都是奶油小生和病秧子。

    阿莱古丽看着曾凡一步一步的走远,才黯然回去。

    快到中午的时候,一架直升飞机从远方飞了过来,队长来接他了,还有王晓东和刘长河,飞机还没有落稳就跳下来迎接他,三个人抱在了一起,他俩都是曾凡的队友,绰号叫豹猫和火狐,年龄比曾凡大不了一两岁。

    苍翠的山岗上,曾凡坐在三座坟茔前,从早上到中午,他已经在这里坐了半天了。三座坟茔都有墓碑,墓碑上只有一颗五角星,没有姓名,也没有碑文。

    这里埋葬的都是曾凡至亲的人,中间那座坟是曾凡的父母,右边的是刘叔叔,他们都是在执行一次任务中牺牲的,不同的是只找到了刘叔叔的尸体,曾凡父母的尸体没有找到,坟里埋葬的是他们的衣物。

    曾凡每次长时间的坐在父母的坟茔前,想的最多的就是“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我一定要找到你们”这个念头一直伴随着一天一天的长大,他就是不相信父母就这样的离开了他。

    左边是一座新坟,埋葬的是李莫,也是曾凡的义父和授业恩师,父母牺牲时曾凡只有九岁,是在李莫身边长大的。他一身的本领和过人的胆量也是李莫传给他的。

    前几天他和李莫执行一项任务,李莫负责把东西取回来,也就是曾凡在那四个人的车中找到的那个木匣。曾凡负责中途接应,本来这次任务没有什么危险,李莫自己去就可以了,对他们来讲独来独往执行任务是再平常不过的了,应该说多数的时候他们都是单独执行任务的。之所以带曾凡去不过是让他到处走走,多历练历练。没想到这次却出了问题,在指定地点曾凡没有接应到李莫,曾凡忽然感到一股透彻心脾的寒意袭来,有一种不安的预感,立即前往接应。

    他还是去晚了,找到李莫时,他身上中了十多枪,已经奄奄一息,身上的流出的血还有温度,说明袭击他的人才走。李莫用最后的一点力气说:“我不能详细的说了,告诉大队长,东西被抢走了,这些人来历不明,身上有一种奇怪的病毒,只有宿主死亡病毒才会死亡,传播方式不详,被感染后果很严重,必须全部截杀,防止病毒扩散,要快……喀拉昆……过沙漠……”

    曾凡把情况汇报给大队长就切断了联系,没有听从大队长叫他立即返回的命令。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虽然李莫的死让他万分悲痛,他并没有失去理智,知道自己一个人会很危险,但是,没有时间再等了。小岛离这里太远,情况又很复杂,没有人可以帮上忙。

    他们单独在外边执行任务,所处的情况瞬息万变,所谓的纪律和命令也有很大的弹性,他知道大队长担心他一个人会有危险,现在顾不上了。曾凡不知道喀拉昆住着多少居民,他们的生命受到了威胁,越快他们就越有保障。

    曾凡在喀啦昆找到了这伙人,他们一共有十二个人,受伤的就有八个,只有四个人是囫囵个的,死了几个就不知道了,八个人正在姚大夫的诊所里治疗。可见当时的战斗是多么的惨烈。

    镇子里还很平静,暂时还没有病毒传染扩散的迹象,曾凡这才稍微放下心来,这些人到了喀啦昆一个是为受伤的人治疗,另一个就是为了穿越沙漠。曾凡的判断是正确的,他没有在小镇上动手,这里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他选择了沙漠,死亡之海。

    “东西是假的。”大队长楚越平静的说。

    “假的?”李莫用生命保护的东西是假的,这怎么可能?曾凡不知道说什么,怔怔的看着那个盒子。

    桌子上放着那个曾凡带回来的木匣,里边是淡黄色半透明的长条形玉器,单调的线条刻画着玉米一样图形。曾凡不知道这个玉器是做什么用的,但是,能让他们去保护的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

    曾凡所在的大队没有番号,也没有名称,他也不知道是一个什么编制,也不不知道这个大队一共有多少人,因为从来也没有聚齐过。除了外出执行任务或者特别的训练,他们常年住在这个四面环水的小岛上,他们的上级就是大队长楚越,一个五短身材的汉子,曾凡从来没有见过比大队长级别还高的上级领导,也从来没有和别的部队交流过,他们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李莫原先和队里的胡静姐姐谈恋爱,两个人也经常一起执行任务,曾凡的父母牺牲后,两个人的关系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虽然没有公开的声明分手,但却一直不结婚。曾凡私下问过胡静是不是因为他才不结婚的,胡静点着他的额头说:“小小年纪的心思还蛮多的,怎么会因为你?是姐姐不想结婚,不许瞎想。”

    李莫也是同样的说法,两个人把曾凡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照顾得无微不至,一身的本领也倾囊相授,两个人还好像占了大便宜似的,说过足了当爸***瘾。曾凡长大了,成熟了,也多少了解了他们的心思,他们不想他们的孩子也成为孤儿。

    李莫牺牲了,胡静还不知道这个噩耗,在外执行任务还没有回来,她要是知道了不定得多伤心,曾凡更是接受不了李莫的牺牲,心里能够有些慰藉的是自己给他报了仇。

    “这么说,喀啦昆只是个烟雾?”曾凡觉得这次任务没有他们预想的那么简单。

    “是的,用这么多的人放一个烟雾,他们另有目的,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阵仗也很大,正在搜集这方面的情况,我们也要做新的部署,你休息几天准备执行新的任务。”

    楚越一脸的坚毅,李莫的死对他的打击很大,他们是一起入伍的战友,感情比亲兄弟还亲。

    辛亏曾凡果断的截杀了哪些来历不明人,病毒才没有得到扩散。据病毒专家说这种病毒是从来没见过,是一种新病毒,但危害却很大,根本就没有疫苗和治疗的药物,再延误一两天,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返回列表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