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都市 > 《权欲道》在线阅读 > 正文 4离婚(一)

4离婚(一)

丁凡 2775字 2018-11-09

李晓寒回去把这个情况告诉了康宁,也不知道康宁怎么向上汇报的,结果第四天的时候,市长秘书孟鹏飞过来了。孟鹏飞推开了刘亦东家的院门,用手拎着自己的裤腿,小心翼翼地把脚放在了院内,仿佛地下满地都是狗屎无法下脚一般。刘亦东冷眼看着孟鹏飞的表演,心里骂道,果然是狗养。

刘亦东对孟鹏飞很了解。孟鹏飞本来是北京拍下来在发改委挂职的处长,说是挂职,其实就是北京方面已经没有了他的位置,但是他的级别还在,留在那里碍眼,就扔到了地方。天华案牵连了一大批官员,倒是有一个人借着这件事起来了,那就是现在的市长,以前的副市长刘天明,刘天明在天华案中可能是最干净的一个官员了,而因为不心虚,在天华案将整个山南官场搅得七荤八素的时候,他独挑了大梁,维持住了整个山南官场的稳定。出色的表现得到了省里的赏识,被提拔为山南市的市长。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孟鹏飞当他的秘书。对于地方挂职官员,上面是很喜欢地方给他们一个实职的,因为这相当于为上面分忧了。而对于刘天明来说,孟鹏飞的家境是他通天的一条途径,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龙湖核电站。

而对于孟鹏飞这个人,他所给山南官场带来的笑料层出不穷,这个人自持是上面来人,即便是在最没有实权的那几年也颐指气使,但是官场之中,权力才是最重要的,换句话说你嘴里说什么得看你屁股坐在哪,所以最开始大家还对他有些尊敬,但是慢慢的都觉得这个人有毛病。而孟鹏飞最大的两个毛病,一个是洁癖,一个是喜欢卖弄学问。山南有一句本地土语,叫狗娘养,当然发音很奇怪,狗娘是放在一起发的音。孟鹏飞第一次听这个词是在酒桌上,山南官场本地人居多,喝多了别管是多大的官,都可能冒出这句脏话来。孟鹏飞第一次听这个词,插嘴道:“这个词不对,应该说goon,不是going on。”当然没有人能听懂什么意思,直到他比比划划说了半天,才明白原来他把狗娘听成了英文going,而且最可笑的是他居然在酒桌上一本正经地给上级纠正语法错误。

这件事也就成了大家的笑料,每当有人吃饭,说起那句土语的时候,总会有另一个人对他一本正经地说道,不是狗娘养,是狗养。然后引起哄堂大笑,于是狗养就成了孟鹏飞的外号。

刘亦东见到孟鹏飞几乎是在院子里蹦过来的,心里骂了几句,但是还是站起来笑道,孟处长,怎么来我家了?

孟鹏飞推了推眼睛,操着一口京片子,正色地说道,小刘同志,这个拆迁是我们市里很重要的一个决策,你作为公务员的一份子应该起带头作用,再说你还是党员,党员就是随时随地要为组织牺牲,别说这么点的小事了,想想多少个前辈为了我们的事业献出了生命,什么叫做合格的党员?平日里是看不出来的,只有在组织需要的时候为组织分忧,这才叫……

到底是给领导写讲话稿的,口不停歇地居然说了十多分钟,其实要是孟鹏飞上来说点实在的,比如你签了吧,免得我们也难做等等,来点软话,刘亦东也就签了,可是现在孟鹏飞不合时宜地满口大道理,立刻让刘亦东感到烦了,见孟鹏飞一点都没有停顿的意思,插口道,我不想签,爱咋咋地。这是我家房子,我就不拆,我就不信还没有个说理的地了。

孟鹏飞愣了,推了推眼睛,有些惊讶的看着刘亦东说,你要上访?

刘亦东愣了,心想我哪里说要上访了?其实还是因为刘亦东不了解孟鹏飞,在孟鹏飞的思想结构里,只有中央是最好的,地方完全混乱不堪,所以中央才会把自己派下来,挽救万民于水火。你要找说理的地,在他的印象里,地方绝对不可能,只能去中央。所以一听说刘亦东要找地说理,孟鹏飞立刻预感到要出大事了,急冲冲地走了出去,向上级汇报。

其实世界上的事情就这样,总是一个误会连着一个误会。刘亦东一句无心的话引起了孟鹏飞的联想,然后孟鹏飞又把这件事告诉给了市长刘天明。天华案余波未了,现在整个山南市是极其小心谨慎的,如今听到有一个公职人员要去北京上访,立刻把刘天明吓出了一身冷汗。紧急召开了班子会议,责令政法委书记李明宇一定要做好工作,安抚刘亦东。李明宇听后大怒,直接找了王飞,告诉王飞给刘亦东停职,找个理由关半个月,让他清醒一下。

这其中就惊动了另一个人,这个人叫韩卫东,刘亦东搭班八年的搭档,跟刘亦东是生死交情,偶尔听到了刘亦东要上访,李明宇要关刘亦东半个月的消息,心急火燎。也顾不上打听清楚,直接开车到了刘亦东的祖屋,二话不说拉着刘亦东就奔了火车站。就这样刘亦东有些糊涂地被韩卫东推上了上北京的火车,一觉过后人已经到了北京。

其实听说王飞把自己停职并要关半个月的消息,刘亦东也挺震惊的,思前想后觉得其中有误会,但是却没有时间解释,就这样到了北京,又没有打算真上访,算了,就当旅游吧。刘亦东安慰了一下自己,找了一个旅馆就住了下去。

第二天一早,王飞的电话过来了,张口就问,你小子在哪里?你要被停职了,赶快回局里跟局长解释清楚,否则我也管不了了。

刘亦东还有些迷迷糊糊,张口答道,领导,我在北京。

那面炸了,王飞道,你还真上访啊?赶快回来。

此刻刘亦东也清醒了一些,自然不能出卖韩卫东,答道,领导,我没上访,我过来看一个朋友。

那面王飞叹口气道,你赶快回来,现在太敏感,你有什么条件可以说,但是你别犯傻,我也不想看你犯错误。胳膊拧不过大腿,多拿点钱就得了,房子别说你了,政策一下市长家的祖屋也保不住。

刘亦东答应了几声,王飞就挂了电话。然后李晓寒的电话紧接着进来了,开口就吼道,你作死是不是?你还学会上访了,我已经被停职了,你的事情不解决,我就得下岗。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这辈子跟你受这么多苦?……

说着说着就哭了,听的刘亦东心里烦闷。其实如果从开始到最后,别人不让李晓寒给刘亦东做工作,这件事情恐怕早就解决了,谁都以为枕边风是最好使的,但是谁又能知道刘亦东那天刚刚目睹了李晓寒跟康宁在上班时间有说有笑、亲亲热热地从自己的家里出来,枕边风立刻变成了床头怨,只要李晓寒说一,刘亦东一定说二。

本来刘亦东打算早点回去的,结果李晓寒这么一说,反倒是打算住几天,看看天安门升国旗,爬爬长城,到秀水买几块一折的瑞士金表再回去。

其实刘亦东不是不懂这个里面的利害关系,毕竟人到中年,而且这八年的工作也不是混过来的。他也知道自己赖在北京不回去,自己虽然是旅游的想法,但是市里一定是另一种想法,这种误会一旦结成,一定会有自己无法控制的后果。但是李晓寒的话让刘亦东无法释怀,仿佛现在自己回去就是同那个女人妥协一般,最关键的是,刘亦东很清楚这些事情也不是市里压在李晓寒身上的任务,而是压给康宁的,一想到康宁给自己的屈辱,刘亦东忽然想让康宁也难受几天。

其实刘亦东这句话说对了,康宁这几天真是坐立不安,因为刘亦东的事情,市里专门开了个会。会议结论很简单,一定要安抚,只能软不能硬,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第一前一段的天华案引发的官场地震还有余震,第二龙湖核电站的审批是市里工作的重中之重。现在一个公职人员,而且是纪律部队的老同志,居然去北京上访,这会对山南市造成怎样的影响市委不敢猜更不敢试。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返回列表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