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都市 > 《乡村阴阳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6章  白事

第6章  白事

荷包蛋 2215字 2018-10-12

  我惊的心跳漏了两拍,顿了顿,我猛喘了口粗气,忽悠一下子就转了身。定睛看了看,身前啥人都没有,我悬着的心才放回肚子里。

  按理说,屋子里就算躺着王寡妇的尸体,我也不至于吓成这样。

  不过我心虚啊!

  王寡妇临死之前,心甘情愿的让我粗溜,又让我白白得了阴阳术这个天大的便宜。我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当着死尸的面儿,竟然还惦记她闺女,怎么说,我这想法都有点王八犊子的。

  万幸的是,刚才那股冷风似乎是从外面刮进来的,跟王寡妇没关系。我看见王寡妇还好端端的躺在炕上,也没出现诈尸那么骇人的场景。

  我拍了拍心口,就想着坐在炕沿上,不过突然间,我觉得哪里好像不太对劲儿。

  就在这时,又是一股冷风吹来,阴阴柔柔,贴着我的脸,把额头前的一绺头发吹的直歪歪,脸皮都麻嗖嗖的。

  我刷的一下扭过头,就盯向了王寡妇。

  我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儿了。

  原本将王寡妇整个蒙住的白布,明显向下扯了扯,把她整张脸都露了出来。

  这……这特么是哪儿来的这股邪风?咋还把白布吹下去了?

  我下意识的往王寡妇那里看了看,仔细这么一瞅,我就吓得差点儿窜达起来。

  王寡妇原来鼓胀胀的两腮塌陷了下去,肌肉格外松弛,嘴角向下垂出一个很弯的弧度。脸上皱纹一条接一条,像是千层鞋底儿。

  我的妈呀,这还是昨晚那个细腻嫩肉的王寡妇嘛?看着怎么跟干尸似的?难怪刚才王娅说,她妈都瘦脱相了,原来是这样。

  这些还不算太瘆人,最让我感到瘆的慌的是,王寡妇脸上有动作,她的嘴嘟嘟着,向上撅起,看着就跟在吹气儿似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看花了眼,我恍惚觉得她嘴角在轻微的颤动,每动一下,我脖颈子这里,就冒出一股凉风,很轻、很柔,跟有人在旁边吹气一模一样。

  噗通……

  我的手一滑,一下子就栽歪到了炕上,脑袋正好朝着王寡妇滑了过去,停下时,距离她只有两个巴掌那么远。

  这下我脑子都卡壳了。

  啥情况?原来那几股冷风,真是王寡妇吹出来的啊。

  这么近的距离,从我的角度正好看到,王寡妇的嘴角抽了抽,露出很妖性的笑意。

  她噘着的嘴突然猛地一动,毫无征兆鼓起的腮帮子瞬间塌陷了下去,然后一大股气流就喷到了我的嘴巴上。

  我下意识的张开了嘴,那股气儿顺着我的嘴巴、气管……就钻了进去,凉嗖嗖的,就像有一大缸子冰水,直接灌进了我的肚子一样。

  不怕你们笑话,我当场就吓尿了,裤裆呱呱湿,腿抖的跟筛糠似的,手掌心上冷汗哗哗往外冒。我在炕上连蹭了好几下,这才连滚带爬下了地。

  “王寡妇啊,我就是快哒快哒嘴(过过嘴瘾),哪儿能真对你闺女有想法?你放心的走,往后我咋对待郭玲,就咋对待王娅啊!要是我敢扒瞎(撒谎),你让我丁丁上长痔疮啊!”

  我实在是吓懵圈了,认定了王寡妇是怪我刚才口不择言。

  我跪在地上,双手合十,紧贴着脑门,哆哆嗦嗦的发誓。我是真怕王寡妇诈尸跳起来,再卡脖把我掐死啊。

  以前就听说过,在头道荒沟村儿里有个老头儿,他前脚刚咽气儿,后脚儿媳妇和老太太就为了争那两亩地的家产吵吵起来了。

  儿子不仅不帮着他妈,还使劲儿撺掇他媳妇儿,往死了吵。

  结果闹腾正欢的时候,老头儿突然蹦跶起来,一手一个卡着他儿子和儿媳妇儿的脖子,腾空死顶在墙壁上,硬生生把俩人给掐死了。

  村儿里老人就说,那是人刚死,还没死透,耳朵还支愣着,在听着人世间最后的动静,遇到格外生气的事儿,可能就会炸庙,也就是俗称的诈尸。

  我是真怕王寡妇也来个尸变,就我这小身板,还不得让她捏的细碎细碎啊!

  “郭胜利!”

  正当我的吓得腿肚子转筋时,猛然听到一声喊叫,还是尖锐的女声,我身子一软,立马跟烂泥似的瘫在地上了。

  “郭胜利,你这是干啥呢?完犊子玩意儿,还跪下了。赶紧起来!乡里乡亲的都陆续赶过来了,该干啥干啥,嘛溜利索的。”

  我抬起头,这才看清,说话的是胡妮子,老胡家的小闺女。

  她和王娅班愣班(年纪相仿),从小玩儿到大,俩人关系贼好,性格也有些像。

  唯一区别是,王娅是狠,逮住理儿就不放,非得把对方逼急眼不可;而胡妮子是虎,看不上谁就往死里整。就比如我,她横看竖看就不顺眼,一年里,她能踹我好几回。

  我哼唧了两声,也没说出个子午卯酉来,赶紧回家先换了裤衩和秋裤再说。等我拾掇完,再回到王寡妇家院子里,就看见到处吵吵八火(嘈杂)的,来了不少乡亲。

  王寡妇生前,我还不知道她人缘这么好,现在我可知道了,一眼扫过去,院子里呼啦啦好大一票人,往远处瞅,还有一些正往这里赶。

  既然有人进了里屋守着王寡妇的尸体,我也就不在那瞎凑热闹了,也没那个胆儿,就跟着在外面忙活了起来。

  俺们村儿里的规矩,死了人要办白事,等乡亲们都祭奠完之后,送上随份子钱,晌午再吃一顿白饭。

  死者家属要守灵一宿,然后等第二天一大早,就把棺材抬山上埋了算完活。

  这期间还要注意两点:守灵夜之前,棺材不能盖盖儿;抬棺之前,棺材盖儿不能上钉儿。要是坏了规矩,据说就得出大事儿。

  中午办白饭,都顺顺当当。

  人多力量大,挨家挨户的锅碗瓢盆都暂借了过来,就有人生火,有人切菜,有人端盘子刷碗啥的,忙忙活活的,没过多久,这桌白酒席就张罗了起来。

  然后随份子的,喝酒的,盛饭吃饭的,替王寡妇感到惋惜的……一时之间,王寡妇家里是相当的热闹。

  我简单扒拉两口饭,惦记着郭玲,又往怀里揣了半拉肘子。突然间又觉得有了尿意,就打算去房檐头防水。

  刚解开裤子,有人在我肩膀上拍了一巴掌。

  “郭胜利,你老实跟我说,王寡妇到底是咋死的?”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返回列表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