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都市 > 《辣手佣兵混都市》在线阅读 > 正文 第5章 美唇兆运

第5章 美唇兆运

废人 3460字 2018-10-12

    “做大官的都不说普通话,说普通话的做不了大官!”汪邻憨憨地说了句笑话,继续道,“刘总当时说:‘……我来外贸的时间不长,实际业务更是杆面杖当吹火,一窍不通。但我是有决心向在座的学习,协助老总,使公司各项工作,再上一个新台阶。’当时,在座的哄堂大笑。为啥?原来他的dc县腔里,‘再上一个新台阶’,乍听,就像‘再找一个新太太’!”

    在座的也笑起来,小菲嘴里的饭喷了一地。

    汪邻继续说:“刚开始,具体业务环节的确没入门。他总是笨鸟先飞,不怕丢领导的面子,好生生的学,接受能力强,尤其是理论与实际搓合在一起,一年后就得心应手了,比其它几个老板顶尖管用。二年过去了,不知啥原因,延长了带职锻炼的期限,他有点自暴自弃的,开始喝酒,常到货源工厂去打麻将。再过一段时期,中央组织部从十六个省市抽调付处以上的干部支持深圳,外贸有六位老板报了名,评议考核一结束,对方只要了他一人。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

    大家一阵沉默,吱吱地喝着酒。一会,丁辟放下手里杯子,提出新问题:“说的好也说的不错!这只是表面现象,能力、水平和待人这才是内涵,也是我们关注的。这年月时运势起,世事流离颠沛,他有没操纵、驾驮安身立命的才能?”

    汪邻恨不得直跺脚要发誓的,说:“怎么给你们保证呢?才能绝对是一流的,为人既讲原则,又讲感情,既讲廉政形象,又平易近人不拘泥小节。”

    彭蝶爱刨根刨到底,一针见血说:“既然是好得天花乱坠,为啥还要延长他带职的日期?他跳槽到深圳,本身就说明他在w城拨不开云雾,见不了青天。”

    汪邻一时语塞,却又想急辩,如酒壶里倒汤元似的,吞吞吐吐了半晌,才脸白眼赤说:“话不能这般说,也不能说得这绝对。他……他去深圳不是挪窝的初衷,你以为他如我们这般,想流动就动了的?延长他带职日期,纷坛不一,有人说涉及到厅领导间的人事关系。有的人说他死心眼,写文章不该引用w城外贸亏损十多亿的例子。文章倒是发表了,得了奖。可把厅的头气得伤神头疼,恼怒成羞,家丑岂能外扬?有的还说得吓死人,那年天安门广场事件,他正好在北京出差,逛天安门广场被录了相……毕竟是小道消息,见仁见智,你们自己评判吧!下面我举个小例,也有这层意思,肝胆是红是黑,你们自儿个去琢磨,百人百心,对上味的,就是缘分!”

    说罢,不喝酒的他,竟将满满一杯酒仰脖抽了底朝天,呛地咳嗽了几声,说:“我在公司一个商品部任科长,经营的品种,动物身上的毛和皮,小姐穿的裘皮大衣,小伙穿的中褛皮衣,都玩于我的股掌,每年创汇不下五百万美元左右。俗话说,有功必有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遗留问题积累起来就不少。如外汇逾期未收汇竟有二、三十万美元。刘总当时分管这项工作,于是他提议暂停我的职,负责临时成立的收款办公室,把公司的呆帐、死帐查清,能结论的,无须拖泥带水。我并不恨他,在他的位置上,换我也会这样做的,这是原则。但纪委一帮人,想以此翻出个行贿受贿的反面金娃娃,超出刘总清库回款的初衷,寻隙找碴,竟告到检察院,选中一个与我有业务关系的个体户为突破口,抓他进大牢一迫二诈,供出我不知啥时候拿了他四千元。就这样,w城最炎热的时候,送我进号子里呆了九十天,最后不了了之又被放了出来。在座的都是老外贸的,《红楼梦》里的焦大骂过,荣宁两府除门口的石狮子是清白的外,余下的要不养小叔子做白老哥,要不抱公公做扒灰的。外贸业务员在营谋求利上也差不离,没哪个把持得住心旌摇动,说到干净,只不过是多是少是深是浅罢了。外商见面洽谈生意,送你二条烟,一瓶洋酒作见面礼,算不算清白?工厂逢年过节,送些小磨香麻油类的土特产上门,算不算不清白?……我放出来后,我妈对我说:我找过你们刘总,他不等到我说话,就忍不住转过身偷偷眼流眼泪。我东求爹爹,西告奶奶保你出来,他南来北往打点活动没有少跑路。我也有自知之明,几趟十趟的跑,还不如他打个电话。所以没有他,说不定还在吃九两粮的地方受踹哩。而公司其它二位党委成员,拉长个马脸,把我的泪水都吓没了,还官腔官调的,说:什么咎由自取,什么于揭发……各位同仁,你们心放在中间评一评,缺乏半点同情心的老板,你们能放下心、安下心为他卖命吗?”

    一席话说得一个个兔死狐悲似的,搭啦着脑袋,郁闷不乐喝急酒。

    任少楷打破沉闷:“按理儿你最恨的应该是他,毕竟东窗事发他是导火线。你不但不恨他,还欲投靠他,完全说明他是个有骨头也有血肉的人。我见过不少这样的老板,八小时以内是你的头,八小时以外是你的朋友。你有啥难处找上他,他竭尽心意与你解忧共乐。因而能获得他的依赖与支持,也能维持长久的友谊友情。我跳槽的动机,不图赚钱是哄人的,但千好万好不如哥俩好,首要的还是安全感。很多事自儿个也把握不住要领和方阵,人在江湖,身不由已,马也有打盹的时辰,何况我们这些外贸油子呢!”说得大伙儿又活跃起来,点首称好,颇有同感。他们之所以参与流动,说穿了还是怀才不遇,自认为比常人付出加倍的劳心劳力,却得到许多不合理待遇,事事不顺心,产生对老板愤愤不平的抵触情绪。

    彭蝶打破了一伙人长久的思绪,担心说:“他没有当个外贸公司的一把手,听刘处长的话音,眼下还是光杆司令。眼下重返w城,他会心想事成搞得好吗?会不会等米下锅?”

    汪邻如受到侮辱般的,脸涨的通红通红,说:“我们公司有五、六个直属工厂,七、八百号人,是外贸公司中屈指可数老大哥。他来公司后,上上下下说他是标准的二把手,不争权不谋利,一、二把手团结的如穿一条裤子的,把干部和职工盘的像河南人盘山猴子,乖儿子似的。再说,一个单位能否搞好,与一把手分不开,但不一定完全归功于一把手,绿油油的叶,才能衬出红花的更鲜。反过来讲,不在其位,不谋其位,不谋其政,能当好二把手,就能当好一把手,因为他清楚二把手是什么位置;而不会当二把人的人,总是想把第二的位置挪向一把手,这种人永远也只是二把手,而刘总没当过一把手,却是一个当之无愧的一把手。”

    这番话似禅语,有的人明白,有的人只眨眼,但一条,吃这顿饭不虚此行,一伙人心里头,起码对刘中平开始有了一点谱儿。

    彭蝶仍不死心,问:“难道他一丁点儿的缺点也没有?”

    汪邻沉呤说:“人无完人,哪个能十全十美?一般来说,做生意要心狠毒辣,不能感情用事,称哥道弟。而他心像儒商,爱讲哥们意气,手松不讲得失,若是遇见心怀鬼胎的人,挖他的路子,保准是他吃亏兜着走。”

    小菲心里一腔血莫名其妙走上了脸,脸怯怯的,说:“真……玄乎,把个刘总给说神了,他长得一定够帅的?”

    说完,脸又泼了一层黑血。

    汪邻哈哈大笑:“恰恰相反,尊容不敢恭维。个子和我差不离,一米六中,三等残废,五官不算丑,头顶微秃如小面窝。不过外国人常?量男人美的三条:鼻梁、眼睛和胡子,他倒占了二条:马克思那般的胳腮胡,渗透人心的眼睛。还有……听公司的小嫂子们背后说……”

    小菲心一跳,什么话也没听下去。有一天,她在街头上碰见一个相命的,相面的给她卜卦,说什么嘴巴是食和之象征,乃占卜意志之强弱、生活、财运、度、格开朗的最佳部位。又说她的嘴角坚挺向上扬,常带微笑笑的嘴唇,好兆运无法比拟:有熊罴入梦之福,差点没把她羞死。这是怎么哪?自儿个连朋友都还没有固定下来呢,啥会蹦出生男孩的吉兆,真是胡说八道!连一旁看的人都跟随起哄:这的二块皮,你会有个好上司的……

    待她从胡思乱里想会过神,人走席散,只有彭蝶拉着汪邻的手,欲谈什么,她就没好意思与他们招呼,热着脸惆怅地离去。

    这边彭蝶热情不减,他说:“汪科长,想不到你我是同行,看不出你还是裘皮行里的顶尖手。”汪邻客套一阵后,惊疑说:“你也做皮毛?我倒没有听说过你?”彭蝶几分难为情说:“我上路才二、三年,没固定的品种。前天,一位台湾客人要绵羊兰湿皮,约好开年之后与我见面。我对工厂比较生疏,只有一、二家村办企业……”

    汪邻截住话题,直接问:“你的意图?”

    彭蝶一怔,咳咳二声,说:“赶早不如赶巧,这单生意咱们合作联手做,利润各一半。”

    汪邻思忖一会,说:“你我的归宿八字还没一撇,联手给谁做?若开年后有缘分共事,你我再议不迟。”

    刘芮喝得脸红脖子粗,回到了办公正好碰上刘中平在等候他。中平见了他这副模样,戏谑说:“好你个刘罗锅,小日子过得还不错,喽,喝酒基本靠送,抽烟基本靠供,工资基本不动,如此下去,嘿嘿,我看,老婆基本不用……”

    “得得,我喝成这样子,都亏你那些未来的部下,一个个热诚大方,叫人盛情难却。”刘芮身子一歪,畏缩朝门外瞅了瞅,把桌上的烟酒慌乱的往抽屉内塞,“你上的贡?啥不在电视上亮相啊?”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返回列表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